【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甚麼都想試的年代

發佈時間: 2016/11/02

早陣子拍照,跟化粧師聊得高興。她見我來時粧容清淡,問我平時是否也如此。於是我們聊到過去可有過化粧很重手的歲月。

「你沒有過甚麼都想試的年代嗎?」她問,這麼說來的確是有過。

做交換生那一年,臨出發前天藍色的眼影是廣告大賣的顏色。但加州大學的學生都很淳樸,會塗藍色眼影的人簡直是異類,於是我得到「the girl with blue eye shadow」的稱號,並沒有惡意,有了這個稱號同學們反而很快就記住了我。那抹天藍色,彷佛在宣示「我就是這樣的了」,有態度總比沒態度好,同學們很快便熟絡起來。

後來我覺得還是淡粧適合我,化粧品不需要經常買新的,唯獨是唇膏還是會貪新鮮,遇到喜歡的新品牌,但又實在沒甚麼需要補給的時候,就買枝唇膏吧。看到只有唇膏最多的化粧品抽屜,想到那個「甚麼都想試的年代」已遠去了,雖曾鬧過笑話,但卻又令人如此懷念。能夠充分了解自己是很好的事,但「甚麼都想試」的狀態也有它好玩之處,尋尋覓覓,一再推翻,一再肯定,這也是人生的醍醐味。

撰文: 鄭梓靈 暢銷書作家
欄名: 感性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