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通宵填詞

發佈時間: 2017/01/03

母愛是全世界最偉大的愛,我幸運地有一個很愛惜我的媽媽,讓我由童年開始缺乏父愛(爸爸因病早逝)的同時,在過去的歲月中享受雙倍母愛。婚後另組家庭,再沒有和媽媽同住,但每當我填寫歌詞到通宵達旦的時候,不期然會想起媽媽,因為媽媽一定會倒杯熱茶給我,又為我添衣,並說兩句囉唆的關心話,便由得我繼續工作。

以往在深夜填詞是因為夠寧靜,沒有人騷擾,沒有太多汽車聲,沒有陽光吸引眼球,整個世界只得自己一個,以及陌生的音樂旋律,文字在腦海浮現迴盪,反反覆覆,一字一音,一句一段,一首歌詞慢慢誕生,心裏試唱着自己的作品,滿足感油然而生,這樣的日子,斷斷續續過了30多年。

近幾年,盡可能在日間填詞,為了健康也為了儀容,非不得已才來一次通宵,最近為自己劇團糊塗戲班的音樂劇《螢火蟲》填詞,由於其他工作繁重,又要再次通宵填詞,亦因為責任使然,應承了自己必須在開排前完成所有歌詞,方便演員排練,也方便編舞創作,亦方便服裝及布景設計師工作。如果因為我一個人的延誤,而影響到其他人的工作進度,令他們沒時間準備及創作,實在自私得無法原諒自己,只是通宵填詞,雖然能加快進度,卻非常傷身,但當一個通宵能完成四、五首歌詞的時候,那快感難以形容。

(本欄逢周二刊登)

撰文: 陳文剛 糊塗戲班藝術總監,編劇、導演、演員及填詞人
欄名: 藝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