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勃朗特姐妹談寫作魅力

發佈時間: 2017/01/12

昨天談及BBC有關勃朗特姐妹的電影《隱身書後》(To Walk Invisible),即使她們是200年前的人了,片中有些對白對於同樣寫作的我,感受特別深刻。

寫出《簡愛》的大姐,被人以「寫作不會是女人的事業」來阻止她,她灰心了,她問還寫來幹嗎?「我放棄了我的筆,因為它讓我害怕,它讓現實世界顯得毫無意義、單調又乏味。」

但這正正是寫作魅力的所在啊。

小妹安妮認為她沒必要放棄:「我寫作時特別覺得自己是活着的。」這正正道出了人一旦真正投入寫作就回不了頭的原因。

二姐艾蜜莉在30歲的芳齡去世,安妮因為悲傷而病倒,她支撑着病重的身體給一位學者寫信,討論自己小說中的主題,表示「我起初是戰戰兢兢地對它抱着希望,後來則堅定而歡欣地確信它是真實的了。」

以這樣的心情寫小說的我,也很能意會當中的意思。雖說寫作的時候必須對自己要說的故事充滿自信,但說沒有一點戰戰兢兢是不誠實的,就在對自己所創造的世界懷疑到確信的過程中,作者經歷了角色們跌宕的一生,感到安慰了。

撰文: 鄭梓靈 暢銷書作家
欄名: 感性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