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許冠文 此時此處也是情

發佈時間: 2016/12/02

剛過去的周六晚上,不少香港觀眾留意金馬獎頒獎典禮,許冠文憑台灣電影《一路順風》力爭最佳男主角,可惜大熱倒灶,令不少觀眾替他感不值。許冠文坦言:「這提名對我來說,很開心,那麼多專業的評審,認為我這演法好啊!對我來說是一個新突破呢!」

這次,許冠文在鍾孟宏執導的新作《一路順風》裏,飾演香港人老許。「他97的時候到台灣工作,怎知道最後當了20年的士司機,人又老,車又舊。因為沒錢,老婆不喜歡他,子女又不理睬他。他遇上同樣不知道明天會怎樣的納豆(納豆飾),大家在經歷中找到人際間的愛,覺得人生還是有希望。」

挑戰國語和體能

原來,鍾孟宏自小愛看許冠文的電影,這次特別為他設計老許這個角色。「我看過劇本,覺得非常好。但是我不能演,因為我的國語不行。導演說:『不怕。你的角色是從香港去台灣的,所以國語有點差就對了。』但拍攝時就不是這回事,我第一天就已經拍了100個take。老許叫納豆上車那場戲,十分鐘,完全講國語。導演說,不是『高速公路』,要說『交流道』。不是『台南』,而是『南部』。死啦!對白這麼多又這麼長。這不是勤力與否的問題,根本是做不到嘛!我那天就想辭演了。」

畢竟,許冠文演戲40多年,身經百戰,一個晚上令他繼續堅持下去。「我當晚回去,把明天有問題的對白,用紅筆記下廣東話拼音,令自己有多一些信心。然後,我把對白背到很熟稔。第二天拍攝,導演較為接受,雖然,我知道他仍然不滿意,因為,他是個完美主義者。」

除了語言上的困難,許冠文直言體力是另一大挑戰。「因為現場收音,不能開冷氣,我和所有工作人員困在車廂裏,每天十小時,太陽那麼猛烈,很熱,也很辛苦。而且,這是一部公路電影,由台北到南部,每次停留的地方,都是沒廁所,又沒有好吃的地方。我有幽閉恐懼症,但要困在車尾廂八小時,黑漆漆一片,動彈不得,極之辛苦啊!」

當老許遇上老許

許冠文在《雞同鴨講》和《新半斤八両》的角色也叫老許,但並非同一人,在人生的際遇也各有經歷。他對這次在《一路順風》中演繹的另一個老許,多了一點感同身受。「這角色很接近我現在思考的東西,老許就好像我現在的年紀和心態,覺得這世界愈來愈無情,愈來愈假。」縱然感受無奈,但他對人生還是有所期盼。「如果你願意繼續犧牲、不放棄,你會在一個意想不到的時空和地點,感受到一些情,覺得人生是值得活下去的。」

對於現年74歲的許冠文來說,人生最重要的也就是情。「這包括跟家人和朋友的情。以前,我很少出來宣傳自己的電影,這次發行公司的李玉蘭是我以前的拍檔,她是《摩登保鑣》的製片,她問我可否幫手宣傳,我說:『只要你開聲就可以。』因為,我現在很珍惜那些年的朋友,他們已經愈來愈少,我這年紀才感受到情的重要。」此刻的許冠文,縱然失落那一時的獎項,但他擁有親人與朋友的愛,遠比一切都更重要。

數十年後此模樣

許冠文於72年出國遊歷,有感而發創作了經典粵語流行曲《鐵塔凌雲》的歌詞,表達了他對香港的美好印象。數十年後,對於這個城市,許冠文的印象依舊。「第一,全世界最靚的,仍然是香港。第二,香港地方細,但甚麼都有,十分鐘可以做到很多東西,一天可以完成十樣八樣事情。還有,只有香港人那種素質、禮貌和法治精神才這麼可愛。」對於香港人近來面對的各方矛盾,他相信我們自有能力解決!

撰文:張靛瞳

攝影:Lego

編輯:陳禮恒

設計:梁政敏

場地:許氏影業有限公司

欄名: 人物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