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What Matters

發佈時間: 2016/12/05

今天擬個英文題,是因為想不到怎譯過來成「信雅達」的中文。我意思是指,在今周紛紛擾擾的發展中,哪個是對市場最關鍵的,有重大影響的。

今周的發展有:

1.好壞參半的美就業數據:筆者曾烏鴉嘴講,不重職位增長,重工資增長,結果報出來的時薪,出現自2014年以來的負增長。

2.意大利公投:為文時未知結果,但又一如上周本欄謂,就算公投失利,意大利總理辭職,歐央行都會出來維持秩序。

3.深港通:今日通,成交額又將成明日財經重點報道,但一日貨仔,你估真能一「日」知秋?

內地資金面 最影響後市

筆者認為,以上三項,都不是「關鍵」所在,有四個英文詞,才是短期What Matters港股,這四個詞是:SLF、SLO、MLF、PSL,是人行在不降存款準備金率、減息下,用來調控國內短期資金供應的工具。

《金滙財經》對上述工具有如下解釋:

SLO(Short-term Liquidity Operations)短期流動性調節工具:

作為公開市場常規操作的必要補充,在銀行體系流動性出現臨時性波動時相機使用。

公開市場短期流動性調節工具以7天期以內短期回購為主(Reverse REPO),操作在7天期等品種工具之後,繼續構建隔夜等超短期品種,作為指引市場基準利率的努力,為利率市場化進程打下更好基礎,但未作為優先的常規性制度安排。

這可能源於國家財政資金季節性劇烈波動,支付體系有待完善,以及金融市場結構和金融機構本身資產負債管理水平有待提高等諸多複雜因素。遇節假日可適當延長操作期限,採用市場化利率招標方式開展操作。

SLF(Standing Lending Facility)常備借貸便利:

SLF是全球大多數中央銀行都設立的貨幣政策工具,但名稱各異,其主要作用是提高貨幣調控效果,有效防範銀行體系流動性風險,增強對貨幣市場利率的調控效力。

2015年11月20日,央行為加快建設適應市場需求的利率形成和調控機制,探索常備借貸便利利率發揮利率走廊上限的作用,下調分支行SLF利率。

一是由金融機構主動發起,金融機構可根據自身流動性需求申請常備借貸便利;

二是常備借貸便利是中央銀行與金融機構「一對一」交易,針對性強;

三是常備借貸便利的交易對手覆蓋面廣,通常覆蓋存款金融機構。

PSL(Pledged Supplementary Lending)抵押補充貸款:

PSL作為一種新的儲備政策工具,有兩層含義:首先量的層面,是基礎貨幣投放的新渠道;其次價的層面,通過商業銀行抵押資產從央行獲得融資的利率,引導中期利率。

PSL的目標是借PSL的利率水平來引導中期政策利率,以實現央行在短期利率控制之外,對中長期利率水平的引導和掌控。自2013年底以來,央行在短期利率水平上通過SLF已經構建了利率走廊機制。

PSL這一工具和再貸款非常類似,再貸款是一種無抵押的信用貸款,不過市場往往將再貸款賦予某種金融穩定含義,即一家機構出了問題才會被投放再貸款。出於各種原因,央行可能是將再貸款工具升級為PSL,未來PSL有可能將很大程度上取代再貸款工具,但再貸款依然在央行的政策工具籃子當中。

MLF(Medium-term Lending Facility)中期借貸便利:

MLF是中央銀行提供中期基礎貨幣的貨幣政策工具,對象為符合宏觀審慎管理要求的商業銀行、政策性銀行,可通過招標方式開展。發放方式為質押方式,並需提供國債、央行票據、政策性金融債、高等級信用債等優質債券作為合格質押品。

MLF利率發揮中期政策利率的作用,通過調節向金融機構中期融資的成本來對金融機構的資產負債表和市場預期產生影響,引導其向符合國家政策導向的實體經濟部門提供低成本資金,促進降低社會融資成本。

中國人民銀行數據顯示,2015年累計開展中期借貸便利操作(MLF)21,948億元,向金融機構投放中期基礎貨幣,引導其加大對小微企業和「三農」等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的支持力度。。

降存款準備金率和減息是長期性的和牽動到全人類的,但上述四項是有針對性的:

一是再貸款的時間不同,從短到長分別為SLO(7天以內),SLF(1至3個月),MLF(3個月或以上),PSL(3年到5年或以上)。二是對象不同,範圍從窄到寬依次是PSL(政策性銀行),MLF(政策性銀行和商業銀行),SLF和SLO(分別滿足大中型金融機構的長期和短期流動性)。

具體操作上,12月1日人行公布:

2016年11月,為保持銀行體系流動性合理充裕,結合金融機構流動性需求,人民銀行對金融機構開展中期借貸便利操作共7,390億元(人民幣‧下同),其中期限6個月4,095億元、1年期3,295億元,利率分別為2.85%、3.0%。同時收回到期中期借貸便利1,150億元。11月末中期借貸便利餘額為27,358億元。中國人民銀行在提供中期借貸便利的同時,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小微企業和「三農」等國民經濟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的支持力度。

人民銀行對國家開發銀行、中國農業發展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發放抵押補充貸款,主要用於支持三家銀行發放棚改貸款、重大水利工程貸款、人民幣「走出去」項目貸款等。2016年11月,人民銀行對三家銀行淨增加抵押補充貸款共355億元,11月末抵押補充貸款餘額為20,111億元。

人行之所以要有這麼多的管理短期資金供應手段,是因為中國金融要開放,這包括外滙也要開放,但就怕會蹈1998年俄羅斯外滙開放的覆轍,開放1個月後,俄盧布跌3成,搞到俄要立回復外滙管制。故當外滙市場一不穩,又或中國有投機分子要鑽空子,阿爺就出手。這包括:

A.境外信用卡碌卡嚴格執行上限;

B.公布過境不可帶逾12萬人仔(以前是6,000的);

C.大單境外收購要限,故連買意大利球隊的中國商家也要求意方延期交易;

D.對外投資以前要逾5,000萬美元才要批,今時減至逾500萬美元就要先批才可;

E.國人入口黃金要先有美元才可。

凡此種種都是,合法合理的就可批,想走資的就不批,這又會怎影響到深港通?

中港股市關鍵在「水」

阿爺當然會諗到有人借此來走資啦,所以在11月30日就公布:

公安部和中國證監會為進一步整合優勢警務資源,形成「上下聯動、區域協同、多警合成」的打擊證券犯罪新格局,公安部正式確定遼寧省公安廳經偵總隊、上海市公安局經偵總隊、重慶市公安局經偵總隊以及山東省青島市公安局經偵支隊、廣東省深圳市公安局經偵支隊等五個單位為證券犯罪辦案基地。此外,這五個證券犯罪辦案基地還同時被公安部確定為騙稅犯罪辦案基地。

看了上述,大家都可以估到未來一個月What Matters中港股市表現了:水!

撰文: 石鏡泉 經濟日報副社長兼研究部主管、電台財經節目主持人
欄名: 政•經•頑石不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