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600億成交 不易了

發佈時間: 2016/12/07

昨天,港股成交600億,不多,可以說是少,但已不易了,何以說此?

香港人仔銀行同業拆息近日升上12.38133%!有這高息,你道買股資金可以多嗎?據12月6日《每日經濟新聞》報道:

離岸人民幣流動性持續收緊。12月5日的數據顯示,隔夜人民幣香港銀行同業拆息(CNH Hibor)上升至12.38133%,創兩個月來新高。對此,有分析認為,近期人民幣滙率繼續承壓,監管機構頻出政策努力平衡資本雙向流動,致離岸流動性持續收緊。

第一上海證券首席策略師葉尚志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則表示,CNH Hibor的上升,應該當作一個短期的現象來看待,「主要是季節性因素的影響,年底資金交收、交割的需求增大,使得拆息拉升。」

季節性因素拉升拆息

香港財資市場公會12月5日的最新數據顯示,隔夜人民幣香港銀行同業拆息驟升至12.38133%,上周四和周五隔夜CNH Hibor分別為4.81833%和7.159%,七天期到一年期的CNH Hibor均有所上升。

有香港交易員表示,「這幾天市場上流傳控制人民幣流出的措施,市場覺得資金流出前景不明,更願意持有頭寸不願拆出,拉高了資金價格。」

葉尚志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不只是香港離岸人民幣拆息在上升,整體全球市場都有一個上拉,同時,季節性因素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年底會有一些交收、交割的需求,會造成拆息的拉升。應該把它當作一個短期的情況來看待。」

中金所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趙慶明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指出,香港市場整個人民幣資金的存量很少,有相當一部分是不能動的,每天能夠在市場上進行交易的更少,如果需求端有一個放大,就會造成價格上一個很大的波瀾。

有分析指出,近期人民幣滙率繼續承壓,監管機構頻出政策努力平衡資本雙向流動,致離岸流動性持續收緊。葉尚志也表示,因為人民幣滙率最近波動幅度稍大,監管也出台了一些相應的措施,影響到香港離岸人民幣的供給,從而造成拆息的拉升。

銀行要應付政策需要

滙豐銀行亞太區顧問梁兆基認為,近期Hibor上升反映了市場預期美國本月加息,大部分原因是屬頭寸問題,加上接近年底資金較為緊張,梁兆基強調,香港銀行體系總結餘仍高,相信拆息短期升幅不會持續,當頭寸理順後拆息就會回落。

有市場人士指出,離岸人民幣香港同業拆息大漲,除近期對於政策預期的過度反應以外,也有可能是市場需要準備頭寸應付深港通開通的需要和稍後的國債發行。香港金融管理局12月2日的公告顯示,三年期、五年期、十年期、十五年期和三十年期國債將於12月8日進行投標,並於12月12日交收。

另據《中新社》報道,截至11月第三個星期,香港人民幣客戶存款較10月底出現較明顯下跌。根據香港金融管理局日前公布的10月份貨幣統計數字,10月份外幣存款總額增加0.4%,其中香港人民幣存款減少0.4%,至10月底的6,625億元人民幣。跨境貿易結算的人民幣匯款總額於10月份為3,094億元人民幣,而9月份的數字為3,829億元人民幣。

香港金管局發言人表示,過去一段時間的市場波動,對全球離岸人民幣市場都帶來了一定影響。即使如此,截至10月底,香港的整體人民幣存款超過7,000億元人民幣,足夠支持大量的金融中介活動和支付交易在香港進行。

穩定滙率人行或加息

《FX168財經網》於12月5日有這報道:中港資金緊絀,人民幣場外短息一度逼近20厘,為第四季以來的新高,使得香港再有4家銀行增加人民幣定期存存息率,其中創興3個月至一年存息加0.3厘,達到3.7厘。

如以一年存期計算,創興的最新特惠息為全城最高;以3個月計,建行4.1厘屬最高;計及上周四有5行上調存息,短期已有7家香港銀行增加人民幣定存息率,市場預期今年的年關搶存戰提早爆發,相信港銀的高息潮持續至年底。

此外,美元轉強,人民幣官方周一(12月5日)開出的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報6.887,較上星期五調低76點子;在岸價和離岸價均回軟,曾經逼近6.89人民幣兌1美元,兩者差距一度幾乎完全消失。

人民銀行參事盛松成最新表示,穩定人民幣滙率預期已成當務之急,目前正是最佳時期;未來在適當的時候,如果情況可以、形勢需要也可以考慮加息。

盛松成認為,穩定人民幣滙率預期已成為當務之急。在市場難以依靠自身力量回歸理性的情況下,應該通過加強輿論引導,通過政策宣傳增加與市場的溝通,讓市場的短期預期更多地回歸基本面。

可以說,深港通是生不逢「辰」,想現時深港通起飛,難了些,不過深港通仍是逢其「時」,是生於這時代的,起碼高盛有三大預期。

高盛三預期料深港通起飛

第一,內地A股被納入全球股票指數的機會大增。

高盛中國首席策略分析師劉勁津表示,深圳A股的市值巨大,互聯互通機制下「深港通」涵蓋股票市值達10萬億美元。而「深港通」開通後,超過80%的A股可以在此機制下供境外投資者購買,而且不受到額度和資本帳的限制。這兩個因素都大大增加了內地A股將來被納入MSCI或其他全球股市指數的機會。

第二,境外投資者初期持謹慎觀望態度。

雖然深圳股市提供了很多有活力且增長前景好的股票,但劉勁津預期,境外投資者仍較謹慎。

他指出,有別於上海股市,深圳交易所的新興產業和民企比例高,很多公司的回報和增長潛力大。但現在深圳A股的估值偏高,即使有興趣的投資者都持較謹慎和觀望態度,慢慢從中選取有價值的股票。

第三,南下資金或青睞小盤股。

劉勁津表示,此次有不少港股的小盤股增至「深港通」之中,而內地與香港對小盤股的估值水平相差較大,或為投資者提供機遇。內地中小盤股在市帳率1.4倍的水平交易,而香港的中小盤股在市帳率0.7倍的水平交易。兩地價格的差導,相信會吸引南下資金。

劉勁津又表示,回顧過去「滬港通」的走勢,南向和北向資金的額度差與人民幣兌美元的走勢密切相關。雖然不少境外投資者都對內地A股有興趣,但是人民幣貶值始終對他們投資的積極性有所影響。預期人民幣貶值情況下,未來一段時間南下資金將多於北上資金。

想深港通熱,是想不來的,還是要等,等「水」到。

撰文: 石鏡泉 經濟日報副社長兼研究部主管、電台財經節目主持人
欄名: 政•經•頑石不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