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蛇羹——祖父還在時

發佈時間: 2016/12/22

今時今日不要說「秋風」,冬風也不常臨,如何演繹「秋風起,三蛇肥」?

朋友宴請蔡伯勵老師、並溫哥華回港探親的前輩阿樂,於灣仔馬師道精緻順德菜館「星月居」以蛇羹開席,潔白菊花瓣並檸檬葉絲作伴,憶起童年祖父冬季弄三蛇宴與龍虎鳳宴招待友人。

宴客當天大清早,早已訂好的十條八條已經切頭、除膽、剝皮、去骨蛇身,放在布袋內由專人送到家中,置天井。

這時刻頑童的我們開心極了,照計經歷酷刑,本來大毒之蛇這上下應死了三次……並不!沒頭沒腦沒心沒肺沒腸,只餘些微碎骨一條肉,然則獨立神經系統未死,依舊溫熱,轉來轉去力度未弱,不可思議,好玩極了!

直至以開水澆灌至大半熟,活動告一段落才算完全死亡。到此,拆肉,小心去乾淨餘骨,才開始一步一步進入煮弄。

煮三蛇還好,不外乎三種不同共十條八條蛇;如若炮製龍虎鳳宴,蛇之外,還有雞、老貓或果子狸,那屠宰過程相當殘忍。

成長後,在國外上課期間,祖父已離世,回家後不再見廚房弄蛇宴,外出進食也拒絕吃龍虎鳳會,一般蛇羹也不常吃了。

近數年身體出過狀況,冬天不耐寒,姑姐勸吃蛇羹,認定能補氣血、熱能與力量。這點自己不抗拒,通曉中醫藥學並食療的祖父,肯定知悉蛇肉提供的滋補強身條件。偶爾途經蛇舖也會吃上一碗,能補則補;不能補,也亦充滿童年回憶美味!

(本欄逢周三至五刊登)

撰文: 鄧達智 遊山玩水See The World
欄名: I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