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認識Lighthizer

發佈時間: 2017/01/24

當人們談論特朗普的中美貿易政策時,目光應聚焦在Lighthizer此君。他被特朗普任為美國貿易代表,此君於列根時代,任副美國貿易代表,當時成功地遏止了日車輸美的量,日人聞風喪膽,故豐田今時立允在美設廠。

Lighthizer是位律師,精於打反傾銷,今時美國對中國鋼材徵重額反傾銷稅,就是此君的戰績,他與新任商務部長Wilbar Ross,及特朗普新成立的National Trade Counal的頭頭Navarro,三人同為對華貿易要強硬的分子,從他們過往言行,WTO這個世貿組織(中國為共成員)的公平貿易條款,並不可以為中國提供保護傘,因為此三人均對WTO︰gives a damn,啋你WTO都傻。

為甚麼他們不會理WTO這個國際協定?

貿易保護抬頭 限制國際交流

Lighthizer於2011年於《華盛頓時報》(Washington Times)寫了如下意見︰

“Given the current financial crisis and the widespread belief that the 21st century will belong to China, is free trade really making global markets more efficient?Is it promoting our values and making America stronger?Or is it simply strengthening our adversaries and creating a world where countries who abuse the system-such as China-are on the road to economic and military dominance?If Mr. Trump's potential campaign does nothing more than force a real debate on those questions, it will have done a service to both the Republican Party and the country.”

華盛頓一直有批人認為這個於1995年成立的世貿組織,只會容許國際間貿易,但對保護國內的企業就不力,不容對國內企業有補助,亦不許對入口貨徵合理(重?)稅,他們認為中國於2001年加入WTO後,上百萬的美國工作職位就流到去中國,當這些執掌美國貿易和商務官員都這樣認為時,中國的麻煩就可不少了。

80年代,Lighthizer為副貿易處長時,他曾威脅要對日本車進口予以限制,要不就抽重關稅,結果就是日本屈服。

在80年列根之後,Lighthizer就幹回律師本行,在這卅年裏就一直幫美國鋼鐵業對中國打反傾銷,反補貼的官司,成效不少。

在那行頭,大家都公認Lighthizer是這方面最有貿易法律認識的人,他們的說法是︰law experience is pretty darn deep,是個very respected, and frankly feared, trade lawyer in this town。

一旦貿易戰展開 香港勢被牽連

目前雙方都未埋身,中方喊話合作,美方也講只要跟美國的,也就不會有貿易戰(詳見昨文),但如一旦爆出「貿」戰又如何了?

有些美國學者謂中國有三招。

(一)沽美債;

(二)禁止美國企業賣貨到中國;

(三)禁止一些中國企業賣貨到美國,擾亂供應鏈。

一旦到那地步,應是全面啟戰了,香港身處夾縫,不好過。

特朗普的就職演說是自卡特總統以來最短的,重點在講還權於民,政府要為人民服務,驟眼看,除了天祐美國這句外,不講你還以為是共產黨講的話,特朗普一直強調製造業是make by American,亦講美國要賺回之前被人賺去了的錢,假如事事都是美國優先,會否是美國大晒,世界可以這樣嗎?等着瞧。

撰文: 石鏡泉 經濟日報副社長兼研究部主管、電台財經節目主持人
欄名: 政•經•頑石不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