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英倫銀行網站的警告

發佈時間: 2017/01/09

這個題目要解釋,這個警告不是來自英倫銀行,是來自英倫銀行網站。分別是:來自英倫銀行,警告不可輕視,來自英倫銀行網站,警告可以不理,此一如一些財經電視提示:主持及嘉賓觀點,與本台無關。

有位Paul Schmelzing是哈佛大學博士生,及英倫銀行訪問學人,在英倫銀行網站,上載了他一篇研究,警告:可見的債市泡沫爆破,會較1994年的債市屠殺更血腥「worse than 1994 massacre」。

Paul是搞研究,找出800年(自1285年)來的債息表現(圖一),他發現每次債牛,都是會突然死亡,而且死得很急,很快。圖一藍色區是債牛市期,債息當然趨下,然後債息來個急抽升,債牛瓜得。

800年,真是太久,炒友只爭朝夕,又有乜啟示?Paul列出自二次大戰以來的3次債牛血案:(1)1967至1971年是通脹重臨「the inflation reversal」血案,(2)1994年的急拐彎「sharp reversal」血案,(3)2003年的日本VaR Shock血案,日本債市血案是自找滅亡,影響只限日本為主,不介紹了,現只講前兩個血案,因這跟今時情況可相關。

通脹升 利息升 出現債災

1967至1971年環球因歐美工資增長速,石油價急升,而使美國通脹急增長(升近3倍,由1.6%升至5.9%)加上當時財赤急增(由1965年的0.2%,三年後擴至2.8%),當時債價於1965至1970年間下跌了36%。在那個年代,如斯急劇的通脹升勢,使不少國家震動,英國政府還成立了個調查委員會,報告基本上是該輪通脹是由於油價及商品價升,致生產成本升,物價升,工人要求加薪,又助長物價升,工人再要求加薪,便產生了Push and Pull的通脹上升惡性循環,通脹升了,利息便升,出現債災。

該次inflation reversal對港股影響似不太明顯,因1967港有暴動,而恒指是於1968年始推出,但1973有股災,恒指由千七跌至百五,跌逾九成,這是否跟該次債血案有關,你判斷。

1994年的急拐彎(sharp reversal)就一定跟港股關係密切,1994年2月起,美儲局在局長格林斯潘謂要「消滅通脹於萌芽狀態」,而開始迭連七次加息,至1995年1月止,共加息3.5厘,恒指便由1994年2月的12500多點,跌至1995年1月的六、七千點,跌幅一半。

通脹是否真萌芽,筆者認為是格林斯潘誤判。

格林斯潘是研究經濟數據專家,之所以「甩鬚」(要用括號,因為人家來頭大,筆者是塘邊鶴,點敢咁話美儲主席,亦即是成個美儲局吖)是因為歷史數據證明當美國的大宗商品指數(CRB index)升近220時,美國就有通脹壓力,而當時CRB index確升到該水平,故格林斯潘謂通脹萌芽。但事實上歷史數據證明,通脹種子不單未萌芽,更被雪藏至近年的歷史低水平,何故?

這是因為CRB index逾220有通脹,是基於美國仍是製造業大國而言,美國工資不低,原料升,怎無通脹?但1994年是中國1978年開放後逾14年,中國已開始成製造業大國,原料價升,但中國工資低,便抵銷了原料價升的通脹上升壓力。

1995年1月,筆者訪問美墨邊境小城El Paso(似今時港的沙頭角)的美國貿易處官員,他詳稱美國工廠搬去墨西哥生產大大減輕生產成本,因為墨西哥工人工資只為美國最低工資(當時約5美元/小時)的一半。我告知,當時深圳工人平均工資是600人仔一個月,以當時滙率,算起來約150美元一個月,較之墨西哥工資的2/3美元一小時還平呢?他聽了之後謂:「How can we compete」,我回應之:「Yes, how can.」之後他對工資事便收聲不敢再講。

這段歷史對話,反映美國如沒有墨西哥與中國的廉價勞動力,美國的通脹應會升,是否急升,另論,今時特朗普強調乜都美國生產,但美國工人肯減薪嗎?

上周五公布的非農職位增長,其中最亮麗的是工人時薪對比上升了2.9%是自2009年以來最大升幅者,這可能是美國提高最低工資的滯後效應,但亦可以是美國工資一個上升周期之始,兩者對美國息口後向影響迥異。

投資者持債年期延長

1994年的加息3.5厘使到美股、債(包括環球股、債)大跌,這兩次(1967至1971及1994)債災會否歷史重演,Paul Schmelzing認為有機會,因環境似會出現血腥債災。

他指出今時巴克萊的債價指數達歷史高水平(圖三),另方面今時持債者的持債年期亦達到較長期(圖四),此即所謂的duration risk。如持債期短,在加息時,可以有條件捱價,捱至債券到期,收回本金而無損其本,但如持債期長,當利息一升,則不少持債者便會有帳面虧損(呀!2017年港府投資收益應有所反映了),怎辦?持債者可以繼續捱,亦可以沽。如沽者多,災就來了。

會不會真出債災,然後累街坊,難說,因為特朗普有點狂,怎好?自己管好自己,少債(有亦應短債),閣下的強積金「被」買了多少債,是否應問問?

撰文: 石鏡泉 經濟日報副社長兼研究部主管、電台財經節目主持人
欄名: 政•經•頑石不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