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特朗普上任的首100天

發佈時間: 2017/01/23

新上任的美國總統有個特權,在其上任的一百天內,新總統可以定立或修改不少法規,特朗普這「處男」100天會有甚麼動作?在2017年內,又會有甚麼動作?有些人跟筆者一樣賭性重,此文是成於特朗普發表就職演說前,賭得不少哩!

特朗普會做的首幾件事之一,是推翻奧巴馬的一些政策,在競選時,特朗普表示過:

Trump has pledged to take sweeping, unilateral actions on Jan,20 to roll back President Obama's policies and set the course for his administration. Many of Obama's policies he can reverse with the simple stroke of a pen.

這些奧巴馬政策會包括醫療保險(Obamacare),對北極圈採油的一些禁令,剷平奧巴馬太太在白宮園圃內,並開放與一些有需要人士去採摘的有機菜園……

就任之初不可胡來

那麼新總統在這100天處男期內,是否可以妄自作為?當然不可以,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憲法會留個100天的空檔期讓新上任總統去妄為的,總統「處男」100天,跟Bachelor Nite是不一樣,處男可以胡來,「處男」總統仍有規範。

美國是個法治社會,要幹事,還是要依法而行,然凡法都有可立亦可被廢,而法亦有難立亦即難改之法,亦有易立易廢之規,法是要由國會去立去廢,法亦有只用簡單大多數便可立可廢之法,由於共和黨今掌控參議院和國會,故只要特朗普得到共和黨議員的支持,是可以無法不可立,無法不可廢。但亦有些法是要兩黨協商同意,才可立,可廢之法,這些法就不是由特朗普隨心所欲了。

特朗普有最大權力去廢的,改立的,是不少委員會或行政機構之規,這些是全不用國會審核、批准。

在這個總統特權下,基本有三大類事項,特朗普可以頗隨心地處理:

一、國內的管理法規regulatory;

二、貿易事項;

三、移民事項。

第(一)和(三)項跟香港/中國的關係較少,不談,就談第(二)項,因為這跟打貿易戰有關。特朗普到Davos(達沃斯)的團隊,表示不想和中國打貿易戰,你信幾多?

1月17日,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發表講話時,已被正式任命為特朗普過渡團隊執行委員的斯卡拉穆奇指出:「我相信,美國和新政府都不希望爆發貿易戰,我們想要的是自由和公平的貿易。」他表示,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跛腳的」美國已經見證了全球化的負面影響。

斯卡拉穆奇說,「我們現在想要的是,在這些貿易協定中創造更多的對稱性。」他補充說,他尊重中國和中國的領導人,而特朗普政府希望與中國建立非凡的關係。

不過,這位高級顧問表示,「如果中國真的相信全球化,真的相信美國前總統林肯的話,就必須向美國靠攏,允許美國創造這種對稱性,因為全球化的道路途徑美國工人和美國中產階級。如果你能助推工資上漲,就能創造更多的購買力以及有效力的消費循環,催生更多的全球貿易,更多的全球和平和更多的全球繁榮。」

看懂了?習近平在Davos發言,是引用了林肯的話,斯卡拉穆奇示,明白林肯的話,就必須向美國靠攏……(再看他的話)。假如不靠攏,會怎樣了?特朗普可以:

有合法權力增關稅

美國關稅由國會定,但國會將執行權移交與總統,因此美國總統有一定的合法權力去增加關稅。在1974的Trade Act,總統可以增加15%關稅多達150日,以去平衡貿赤,而不需要證明其貿易是不公平貿易。

又或者如貿易夥伴被視為實行不公平貿易,美國貿易處,可代替總統去修改關稅率。

另外1917年的與敵通貿法(Trading with Enemy Act),曾為尼克遜總統用上,可加10%關稅,1977年的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the 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 of 1977),亦可為特朗普提供美國的法理依據,去提升關稅。

至於特朗普一直講的Border Tax,是不能隨特朗普的意願來徵收的,是要國會的大多數通過,才可徵收,按開會排程,這個Border Tax要有,最快也要在4至6月間。

走筆至此,相信特朗普並不會在就職演說中講這些,但沒有講到就是不是不會做呢?請自衡量。

撰文: 石鏡泉 經濟日報副社長兼研究部主管、電台財經節目主持人
欄名: 政•經•頑石不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