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CEPA有否拖累香港?

發佈時間: 2014/04/04

有台灣傳媒找我訪問,希望知道CEPA在港落實後的正反經驗。但在交談中我感覺到,記者似乎對CEPA如何拖累了香港的經濟與社會,興趣大得多,也許台灣某部分反服貿的民眾很想從香港中找到反面教材,以壯聲勢吧。

這個要求確實使我搜索枯腸,也找不到使他們滿意的答案,這要從CEPA的歷史及性質說起。

2003年6月29日溫家寶總理訪港,在禮賓府簽訂了有關CEPA的「安排」,當中包括了374項原產地是香港的產品可零關稅輸入內地,另外又對18個服務領域提供進入內地的優惠待遇,港人熟悉的「自由行」,也從那時開始。其後「安排」的範圍不斷擴大,到了今年1月1號實施的「補充協議十」,已累計有403項服務貿易開放措施。

內地開放市場 港企添出路

內地與香港都是WTO的成員,CEPA不能違反WTO的條文,只能其基礎上增添。但香港一直以來早就奉行自由貿易,除了小部分貨品外,其他入口的都是零關稅,在服務業中,則除了某些如醫療、法律等有嚴重的保護主義傾向的外,其他的也基本上對世界開放。若說CEPA主要的性質,是內地增加對港的開放程度,而不是香港自己對內地更加開放(因早已相當開放),我相信符合事實。既然如此,我們當然很難找到理據,說CEPA對港不利。我們總不能說,內地對港不少產品不再徵收關稅,或港人可與內地合拍電影,進入到其龐大市場等等,都會拖累香港。

CEPA是一種最優惠待遇,我們能批評的,主要還是某些開放仍未足夠,港人得益尚不多,而不是開放優惠本身是壞事。至於某些港人不喜歡的「自由行」,已有六七個百分點香港的就業是靠它支撑,它帶來擁擠及其他一些問題,主要是香港政府未有發展足夠的配套設施去吸納新來的遊客,捉到鹿不懂脫角,若無「自由行」香港經濟問題更大。

台人才多 受累經濟封閉

台灣的一些人反服貿,香港也有人附和,我看他們是迷失了方向,台灣教育水準高,人才多,科技水平很好,甚至高於香港,這些我都很清楚。科技大學建校初期,加盟的資深教授多是在台長大,在美國成了大名的學者,我與這批舊同事相熟,深知他們的本事。但是,我們不要忘記,台灣的人均收入遠低過香港,大學畢業生拿到五、六千元月薪已是不錯,其大學教授的薪金,不但低於香港,與美國更是差天共地,近年連大陸也比不上,其經濟十多年來都頗為停滯,空談羨慕台灣的港人,需要自問肯不肯大幅減少自己的收入而到台灣居住。

不過,比這問題更重要得多的是要問有這麼多人才的台灣為何經濟如此差勁?我相信答案的一大部分(但不是全部),是它經濟的開放程度遠遠不及香港與新加坡,台灣有識之士也深明此理,服務協議是他們解決此問題的重要部分。至於有人說台經濟不好是因大陸在國際上的打壓,此說經不起推敲,大陸在政治外交上對台有打壓,但經貿上容忍度卻很高。

據說今次反服貿的學生領袖是台獨左翼,我反對台獨,也相信所謂在反貿易的經濟思想根本站不住腳,但有人認為台灣有民主,一白抵三醜,所以值得羨慕。我一向認同民主,但知道其局限。台灣有選擇是好事,但今次反服貿是由某些群眾一手打壓社會中經過民主程序選出來的代表,這是輸打贏要,破壞民主法治的行為,對台的傷害很大。這也印證了我多次指出過的,若一個社會撕裂,民主制度也不會運作良好。選舉中輸了的一方不會服輸,總要找機會破壞對手的施政,間中還會發動一些群眾運動,視選舉結果為無物。那麼,民主制度還有甚麼用?香港的確要總結台灣的經驗,以免今日台灣的亂局變成明天的香港。

(本欄逢周一、五刊登)

撰文: 雷鼎鳴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學系主任、經濟學家
欄名: 雷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