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維權與維生

發佈時間: 2017/04/10

佔中三子及另外六人終於在上月底被檢控。我自己因為種種原因而沒有成為佔中的被捕者,而只是在佔中運動作為支援者;在涉及三子的民事訴訟及現在的刑事訴訟中代表他們。

三子在2015年初被捕,當時警方指稱他們所涉及的是組織及參與未經批准的集會,但經過兩年多,到正式起訴時,卻以串謀及煽惑他人參與公眾妨擾罪提出起訴,這是他們及法律界人士之前未有預計的。由於這控罪是「普通法」而非「成文法」控罪,內容較廣闊,並可能對日後的公民權利有所影響,此案似乎很難簡單了結。

我律師行的口號是「維權、維生」,即是說在謀生計之餘,亦出一分力去維權。不過,這一分只是綿力而已!香港的律師,位置很好,基本上是獨立的執業者,按我們所認知的法律原則給客戶提供意見,為客戶辦案。由於客戶眾多,律師可以挑選自己認為合適的客戶,客戶亦可以決定聘任哪些律師。因此,我們有較大的自主時間及空間去辦一些沒有收入的案件。

相比之下,內地的維權律師的處境就困難得多了,他們為了維權而被捕,付上個人的自由;他們的家庭亦受到牽連,不得安寧。另外,他們甚至因此而無法維生。我希望更多的香港律師及大律師,在維生之餘也參與維權;我也在此向內地的維權律師致敬。

(本欄逢周一刊登)

撰文: 鄧偉棕 畢業於中大社會系,執業律師,佔中運動支持者。
欄名: 後佔領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