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悼念同桌的你

發佈時間: 2017/04/24

我們總是在青春時想快點長大,在長大後卻又頻頻回望青春時代。

與這城市已闊別30載,自然已經陌路。初中同學們說,為了讓我見識一下成都是如何一個休閒之都,由下午喝茶喝到黃昏,再吃晚餐,一直吹到半夜。這次重聚來了十位老同學,我能認得並叫出名字的只有兩個,然後我拿起33年前我們的黑白畢業照,讓他們一一指出自己。

言必80年代,回憶都是青澀,印象還有點模糊,前塵還有欷歔。同學們告知,班主任儲老師已過身了;曾經愛和我打架的雷勇同學也因患絕症而死了;我的同桌曾冠軍,數年前因為憂鬱症自殺了,「誰遇到多愁善感的你,誰安慰愛哭的你」。我記得這個矮小的初中同學,是因為他每天都和我吵架。中學書桌是孖座,中間要同學自己用粉筆劃一條「國界」,每早我們都十分認真地用尺子量度分界,但趁我去了廁所,他卻偷偷搬動國界,令我大動肝火。他比我矮一個頭,但極為好鬥,寸步不讓,用文具盒大打出手。談起往事,笑中帶淚,淚中帶笑。

憶那些年,我們情竇初開。男生們互相踢爆,誰給班上那個女生寫過字條。一場豆芽夢,寫字條的雙方,最後沒有成為夫婦。轉眼間,纖弱的小女生們都成了大媽,紛紛拿出手機中的兒女相片,語帶驕傲地比拼「兒女經」。此刻月光如水,爬上柳樹梢,照亮了歸家的路。

(本欄逢周一刊登)

撰文: 項明生 智傲集團CEO, 旅遊作家
欄名: 明日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