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壽石拍場風雲

發佈時間: 2017/06/09

早前寫了一篇「拍場風雲」,一晚收到近百個私信。我主業煩瑣,一一回應太累,在這裏就朋友們關心的問題,和大家作個探討。玩石頭,玩的是個心境;做拍行,是刀頭上舔血,更要任由人問,有這個涵養對公眾交代。

玩壽石的圈子極小,這十年,所謂能買500萬一方石的頭面人物,圈子裏也不會超過30位,所以神秘買家造就了神秘拍行。

壽石的虛,在於有人還做了個「田黃上拍百枚榜」。這個榜不做還好,一做餡就更露了,大佬們心裏都知道,真金白銀提了貨的,能有五分之一就不錯了。

我們來看看這家號稱「壽石專拍」頭號場子這次的公榜單,日場可謂是行情真實的反應,普通貨色在谷底連冒頭的機會都沒有,大師的作品,連工價都拍不回來,沒關係,沉底賣掉就是,蒼蠅再小也是肉,佣金賺到就是了。

夜場這次是卯足了勁,壽石要控盤太容易了,五塊大貨之中三塊都是熟面孔,我們就來說叨說叨。

某君所刻的一方田印「楓橋夜泊」,重58克,這也是一方名器的田黃凍印。這塊石頭的本來面目我很熱悉,是薄意聖手文舉老師的「獨釣寒江雪」——大約在2010年,這方田印放在了文化城某君的櫥窗內,某君和我索價160萬,我喜文舉之工,考慮隔幾日拿下,的確是方不錯的田印。

大約過了半個月,再路過某君之櫥窗,印石變了,「獨釣寒江雪」的老翁帽子沒了,改頭換面變成了「楓橋夜泊」,但文舉的構圖和刀法保留了九成。(四之一)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玩主一高 中華第一玩家,玩鳥、玩狗、玩魚,玩翡翠、雞血,玩音響,玩電動,玩裝修,玩園林,無所不玩,是業界公認的玩主
欄名: 無所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