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俄羅斯之旅

發佈時間: 2017/06/23

6月份,香港天氣已燠熱,但俄羅斯卻是清爽涼快。原來這個月也是俄羅斯的旅遊旺季,有些香港的旅行社,同一天便可搞到兩三個旅行團到那裏去。我幾乎走遍過歐洲諸國,但從未到過俄羅斯,今年便決定一遊。

俄羅斯是地球上幅員最廣的國家,人口密度低,但大城市如莫斯科也有千萬人口。我初到貴境,倒要處處留神觀察。莫斯科或聖彼得堡(蘇聯時期稱列寧格勒)的市區繁華處,建築風格是巴洛克式為主,看上去與巴黎或歐陸不少地方無異,但不少民居稍見破舊,據說是二次大戰過後,史太林用較低成本興建以補償戰爭時期遭到的破壞。

到訪俄羅斯很容易得到一個印象,到處都十分乾淨整潔,我從未見過在同一城市中有這麼多人整天都在掃垃圾或拖地。它每年冬天很長很冷,理應凍死了不少細菌,俄羅斯人為甚麼似有潔癖般,不斷打掃,使人費解。俄羅斯有過燦爛的文明,到那裏當遊客,便意味着要參觀多所宮殿及教堂,二者都很有特色。皇宮等若博物館,藝術品極多,牆壁及天花都有鍍了18K金的石膏裝飾,金光閃閃。導遊問我們估計用了多少金,多數人都用多少噸作答案,但我知道鍍金用量可以很少,單位應用斤計算,果然數十萬呎的宮殿共只用了8公斤的金,想來我若如此無聊,把家中天花牆壁都鍍上了金,幾安士便足夠有餘了,我應該付得起。

港人外遊 同樣大造聲浪

到俄羅斯去,改變了我對它的一些印象。沒有見到電影《齊瓦哥醫生》(我相信這是史上最偉大電影之一)中所看到面孔冷冰冰的革命分子的形象,但俄羅斯人似比美國人內斂一些,表情不會太誇張。我們的導遊倒是活潑得很,不斷告訴我們俄羅斯的各種「秘密」,以致團員受到感染,把「秘密」一詞用作口頭禪。兩位導遊都是俄羅斯姑娘,普通話都說得不錯,其中一位曾來華留過學。要她們服務一批批喧嘩得很的港客,算是屈才了。一些港人常埋怨內地來港的遊客舉止失儀,但這恐怕是中國人的通病,香港外出的遊客,一樣會不斷製造使當地人側目的聲浪。

在一個新地方,我對其人文社會的興趣大於風景。莫斯科的地鐵站各有特色,甚至可以說是藝術殿堂,但人流擁擠,上下班族匆匆而過,與世界各大城市一樣,站在地鐵站中欣賞建築藝術,形同阻街,頗為不妥。俄羅斯的芭蕾舞世界聞名,多數人嫌悶,我卻覺得很好。我在聖彼得堡觀賞到的是《天鵝湖》,主角不錯,但其他演員似是學生,其整齊程度比不上內地一流芭蕾舞團舞者雙腿要180度便180度,要90度便剛好是90度。

震盪治療 大大扭曲經濟

90年代初蘇聯解體後,俄羅斯人經歷過一段慘痛時期。葉利欽親美,被西方媒體描寫為英雄,但此人在治國能力上是草包,把俄羅斯搞得一塌糊塗,從美國所畏懼的對手變為美國的附庸。小兒在芝大讀書時所住的學生公寓,樓上竟住有數學界地位與諾貝爾獎同級的菲爾茲獎得主,來自俄羅斯的數學家。莫斯科國家大學本是世界最傑出的大學之一,但90年代人才流失嚴重,精英紛紛被挖走,芝大數學系便乘此機會弄走了俄羅斯幾名頂尖數學家,香港科大也接收過俄羅斯來的教授。

人才外流的最重要原因是當時的俄羅斯經濟陷於崩潰,大部分人民的實質收入,竟大幅下降,遠遜蘇聯時期。導致此局面的根源是葉利欽受美國專家影響,採用了「震盪治療」,即把原本的計劃經濟體制一步到位地改為自由市場。計劃經濟效率的確低,走向自由市場也十分正確,但一下子改過來卻是揠苗助長,欲速不達。經濟從一體制過渡到另一體制有大學問,當中幽微曲折處若不被掌握好,經濟會出現很大的扭曲。反觀中國同期所用循序漸進,國有及民營企業並存的「雙軌制」,卻是大獲成功,從90年代中到現在,實質GDP上升了六、七倍!俄羅斯「震盪治療」的失敗與中國循序漸進的成功,已成過渡經濟學的標準教材。某些港人所提出的「真普選」,我相信會與「震盪治療」一樣,可造成不測亂局。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雷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