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提高競爭力 贏在起跑綫

發佈時間: 2017/06/30

香港回歸20周年,堅稱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不變,習近平主席親自來港參加慶回歸典禮、及見證林太領導的特區政府新班子宣誓就任,這是全球矚目的大事情,各方有不同的評價和預測,而市場最關注的是中央對港是否會派發新禮物。

國際社會仍然視香港為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競爭力也仍然排在前列;然而,香港也躍上全球生活成本最昂貴的城市之一,這點恰恰是香港人部分怨氣的源頭。

生活成本高 創新科技落後

20年前,香港與內地城市仍有頗大的領先優勢,但在中國社會科學院最新發表的調查指出,深圳已超越香港成為全中國城市綜合競爭力最佳的城市,而香港在宜居及可持續競爭力等兩方面,則仍排第一。

但最昂貴又怎會是最宜居呢?這點就顯現在兩制之下觀點的差異。香港生活成本高的主要因素在於樓價和租金太過昂貴,不少港人不認為香港宜居。然而,香港所擁有的各式自由及在人權和法治上的保障,還有較優秀的醫療制度、較清新的空氣、較文明的社會道德,卻又是不少內地人所嚮往,也是內地大城市仍不能及的。

香港優良的傳統,在過去20年保持下來,甚至是有更大的改進,人們應當承認,這與一國兩制的成功是很有關連的。這些年來,香港曾面對多次逆景,都得到中央及時支援,包括自由行、CEPA、人民幣離岸中心和股市互聯互通等政策,香港實際上是備受寵愛,皆因她仍是是中國唯一最可靠的對外窗口,是深圳和上海所取代不了的。不過,在不少內地人眼中,香港人自以為高人一等,既要享受來自大陸的好處,當出現問題時卻一味歸咎於大陸人「搶樓、搶奶粉」。這些批評有一定的道理,不過,當香港發覺趕客的惡果之後,大部分市民也明白到所謂「驅蝗」只是自絕米路。近年,香港旅遊相關行業開始走下坡,除了香港變得愈來愈貴之外,內地遊客擔心遭人歧視也是原因之一。

只懂得埋怨 港人自以為是

道理很簡單,內地沒有對港人回鄉的限制(只有個別反對派人士被沒收回鄉證),沒有排擠「搶貴」珠三角樓價的香港客。民眾未必沒有怨言,而是不會被縱容至成為一種社會風氣。

在香港,埋怨逐漸成為廣泛的社會氣氛,自強不息的鬥心減弱,「佔中」之後甚至有極少數人幻想香港可以「自成一國」與北京長期對抗,這種被縱容的「自由表達」,恰恰觸動了底綫,使到中央決策層要收緊對港政策,增加「一國」的「權威性」。

回歸20年後,卻有青年政客為了避免被家人「強迫」返大陸拜山,自行毀壞回鄉證。連回鄉親眼看看也不願意,又怎能認識日新月異的中國?

在兩制的自由下,攻擊中國制度和中共的言論,較香港回歸前有過之而無不及,對年輕一代有着惡劣影響,一些青年人逐漸只是埋怨內地人搶了較佳的職位,炒貴了香港樓價,覺得自己的一事無成是「遭受迫害」的結果!

港內部問題 是大環境引發

教育是重點,回歸20年頗失敗,為何連開放式的國民教育也不能落實?國家安全法當然就更不用談了!北京決策層可以長期容忍這樣子的局面嗎?可以讓香港人自行選舉特區領導人嗎?這是擺在特區新政府眼前的主要課題,也是每個香港選民在選舉民意代表時要考慮的問題,任何大和解必定先準確落實一國兩制!

香港變成貴價城市,其中一個原因是港元與近年強勢的美元掛鈎,香港樓價被熱炒,除了樓宇供應不足之外,也是由於香港可以長期跟隨美國超低息,使一些人相信樓貴都供得起,而事實上,過去10年,愈早上車確是愈着數,有樓自住者和無樓者分成兩個階層!

聯繫滙率表面上雖然是經濟問題,但是否讓港元與美元脫鈎,實際上也是政治問題。所謂「多年來行之有效」,就包括當政者的怠懶!前金管局總裁任總在退職後已想通這個道理,但願他進入行會能帶來新思維,否則,接連加息,可能讓泡沫爆破硬着陸。擔心樓市泡沫爆破的同時,也要千方百計提供更多樓房,這都需要有為、夠膽識的政府,以政治決策解決。

全球化年代 中國機遇處處

貧富懸殊是當今世界普遍現象,主因是在量化寬鬆下,資本的獲利率遠高於經濟的成長率,也使世界進入「富二代話是」的時代,他們與普通人處於不同起跑綫。

但作為整體,香港新一代其實都是「富二代」,在政策支持下,香港全民就業,新一代不用擔心沒錢交學費和沒工作。自己沒樓可暫時蝸居在父母家,這是一國兩制所帶來的好處,儘管可能他們不盡了解。

問題在於,現時是全球化的年代,是中國開始領導全球化的年代,青年若樂於蝸於香港發白日夢,很可能真的沒有出路,埋怨也無用,造反無力要坐牢。

其實,整個中國大陸為香港人提供不少好機會,踏過羅湖橋有何懼?而在一帶一路的新思維下,更可加入「走出去」的企業,到外地闖闖。香港新一代是否有較遠大的眼光和毅力呢?

香港面對的問題都是可以解決的,這在於有特區政府勇於革新,中央的善於聆聽,和有心人的樂於參與。

如想要個人致富,也不是沒辦法。香港是必然的國際金融中心,股票通之外將有債券通,金融市場大把機會,既然資金的回報仍在領先,假若學懂價值投資法,願意儲蓄善於投資,也不難長期在市場獲利,達到財務自由。價值投資法是一種信仰也是不斷的實踐,我信,你信嗎?

(原文轉載自《經濟通》)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曾廣標 著名國際問題專家和財經評論員
欄名: 國金與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