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G20峰會 敵友難分的新年代

發佈時間: 2017/07/07

繼去年的杭州峰會後,今年的G20(GROUP 20二十國集團)峰會輪到在德國漢堡舉行,這雖然屬於論壇性質,但卻是當前最具實力的國際集團,G20的國民生產總值合共佔全球的85%,貿易總額亦佔80%以上,因此,G20的協議,最能影響全球發展。

政治關係複雜 各有自己盤算

過去,由西方7大國組成的G7(七大工業國組織),被視為最具權勢的集團,之後加入俄羅斯後改稱G8(八大工業國組織),更曾被視為東西方大國聯手。然而,隨着中國、印度等新興國家的冒起,加上烏克蘭變天,俄軍吞併克里米亞,美歐與普京全面鬧翻,G8完蛋,而G7也回歸協調西方金融政策的場地,在國際間影響力大不如前。

早在1999年成立的G20,近年的作用變得愈來愈大,它既代表着西方主要國家,也包括金磚五國及其他新興國家和石油國家,成為了實力國家的對話機制。有關貿易,環保和反恐,都一一涉及。

然而,今年的G20峰會卻在未召開前已蒙上陰影,由於美國特朗普政府單方面退出國際環保減排的巴黎協定,使到早前舉行的G20部長會議在環保以至自由貿易上都難以取得共識。過去視美國馬首是瞻的德國,作為今年G20峰會的東道主,其領導人默克爾總理已預先向特朗普擺出強硬態度,大有不惜要讓歐洲擺脫美國的領導自立門戶,也要堅守環保和自由貿易立場。據說,德國已準備必要時,夥同其他成員國另外發表聲明,把美國排擠出去。

特朗普重視中俄 輕視歐洲

看官們也不要過分輕視特朗普的實力,他一向崇拜普京,兩人可謂惺惺相惜,他與習近平建立了私交,在美中關係上兩手準備,他把日韓領袖都綁在對抗北韓的戰車上,與沙特阿拉伯和印度也由於賣大量優質軍備而改善了關係。對於歐洲大陸,他一向不大放在心上,甚至是支持歐盟內部的民粹主義同路人,及大力讚揚英國脫歐。因此,美德關係似難透過G20峰會有所改善,甚至有進一步惡化的危機。

國際間,人們大多罵特朗普亂搞作,然而,美方長期處於貿易逆差的地位,卻也是特朗普提出「美國優先」的理由,而其他國家也不能不完全漠視,這包括德國在內。事實上,各國不少經濟學家都認為,歐元區的成立,令到經濟強國德國可以透過弱勢的歐元增加出口,享有大量貿易順差。歐盟如何增購美國貨,也不是特朗普胡亂提出來的課題,正如當特朗普向中日韓提出類似問題時,遠東3大出口國也不能不予理會。

特朗普被視為難以預測,這只是表面現象,實際上他是生意人當政,一切計算利害關係,而事實上,當美國內政被特朗普搞到一團糟,備受民意批評之際,他在外交上的表現卻獲得較多美國人接受。

在奧巴馬主政後期,美國在外交上可謂一事無成,在國際論壇上,坊間逐漸更多人會留意普京和習近平的演出,奧巴馬見甚麼人都不被重視了。上台未夠半年的特朗普,卻已搶回了風頭,雖然國際輿論罵他較多,但也不敢對他輕視。

G20場內是美國和德國的主要較勁,在場外,更多人會留意特朗普與普京的首次會晤。我認為,兩人在內心早已視對方為友,但在國家利益的大前提下,卻還要裝模作樣互相針對。最大的共識應該是把聯手對付「伊斯蘭國」作為共同點,至於敘利亞巴沙爾政府的前途,則可能是各自表述,盡管在內心,特朗普可以容納巴沙爾,假若後者不再是伊朗的堅定盟友。

美俄合演好戲 針鋒相對是表象

在經濟合作上,美俄的共同語言不多,不過,相方都樂見國際油價維持在50美元左右。

在場外,我們也會留意習近平和特朗普的另一次會晤,特朗普很重視與習近平的個人私交,希望以此來取得中方對北韓增加施壓和在貿易方面的讓步。北韓近日試射洲際導彈,特朗普再一次要求中國「做事」。不過,特朗普也應明白到,對於小恩子,中方可做的其實也不多,不可能讓北韓民眾捱餓,導致大量北韓人擁入中國境內。

至於貿易方面,中方無論在製造業及服務業方面,都願意向美國進一步開放,問題在於特朗普能否說服共和黨人同意,也增加出售高科技產品予中國以收窄逆差。

另一個值得留意的事件,是中日領袖在峰會期間的互動。近期,安倍頭頭碰着黑,既被指涉及以公帑資助朋友的醜聞,在東京都的地方議會選舉,自民黨更慘敗給「叛徒」東京都知事(即大東京的市長)小池百合子剛創建的新黨,令到自民黨在明年舉行的日本全國大選,再無必勝把握。

安倍集團遇困境 或緩和對中關係

因此,從形勢上,安倍有必要和中國改善關係,特別是互惠互利的經濟關係,同時,把政治的對立降溫。當特朗普對中國也是「一心二用」時,安倍不會愚蠢到一味要求特朗普一起圍堵中國,安倍是大日本主義者,但也是一個審時度勢的政客。而中國雖討厭安倍,但對身為李登輝契女的小池也有很大戒心。

在金融市場上,除非美歐鬧得很厲害,否則對環球股市的影響不大,期間,更加敏感的滙市,則可能會有較大波動。環球經濟在改善中,央行退市亦成為西方的主流想法,這對環球股市既有加息風險增加的一面,亦有經濟帶動股市進一步向好的機遇。

(原文轉載自《經濟通》)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曾廣標 著名國際問題專家和財經評論員
欄名: 國金與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