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同聲一哭

發佈時間: 2017/07/10

中國在囚異見人士劉曉波,這兩個星期突然傳出患了末期肝癌,病情嚴重,因此政府批准他轉到遼寧的醫院「保外就醫」。

劉曉波是「零八憲章」的主催者,亦為此而身陷囹圄,被重囚11年。本來我們以為他以堅毅的意志捱過了這許多年,很快就可以刑滿出獄,但突然傳來患癌的壞消息,令舉世感到震驚與傷心。

最近這許多年,我經常被勸說,中國社會正逐漸進步,經濟發展,人民生活改善,這是中國政府的一大德政,至於類似囚禁劉曉波的惡事,只是社會發展的瑕疵,而且為了中國社會的穩定,那是必須的。

可是,劉曉波的言論,只是希望國家和平過渡到自由民主的社會,他的宣言《我沒有敵人》,更是情操高尚,溫和得不得了,幾乎無可指摘。劉曉波及其他維權人士,中國政府均以言入罪,還對與他們有關係的人,包括劉曉波的太太劉霞,實施嚴密的監控。

現在劉曉波病危,政府准予「保外就醫」,其實並不是甚麼「皇恩浩蕩」、「寬大處理」,而是害怕劉如果就這樣死在獄中,政府所受的壓力會更大。觀乎劉現在所謂的「保外就醫」,就算他在那處就醫,獲得甚麼治療,官方也是保密處理,毫不光明正大。

最近北大教授張維迎的一篇演說,只是強調沒有自由的思想社會就不會創新進步,也是溫和得不得了。連這樣的演講,也立刻「下架」了。

看見劉曉波在病中與劉霞互相凝視,看見劉曉波消瘦的身軀,我們只能同聲一哭,為劉曉波,為劉霞,為中國人民。

(本欄逢周一刊登)

撰文: 鄧偉棕 畢業於中大社會系,執業律師,佔中運動支持者。
欄名: 後佔領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