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大學生出小說 憑閱讀助語文發展

發佈時間: 2017/08/08

港人受日本推理小說文化影響至深,把魔法及推理結合的本土原創故事,卻並不多見。由小麥文化出版的「魔法公主學院」系列,在早前的書展上推出了首本小說。作者一樹在大學讀電影,喜歡動漫、卡通,卻更鍾情閱讀。他在澳洲工作假期時萌生以寫小說為業,其首本少兒小說以公主為主題,他謂靈感來自宮崎駿和《綠野仙蹤》等故事。

一樹的新作《魔法公主學院1︰頑皮曲奇的惡作劇》,看似針對女孩子,但內容天馬行空;加入動作設計,令習慣接觸多媒體的男女小讀者,容易進入文字世界。故事以惡作劇作主題,作者謂小朋友返學常有排擠事件發生,其情節是不分男女。「但我不希望內容太說教,會由趣味切入,我喜歡鋪排劇情,在每一幕之中加入電影感,讓小朋友讀文字也會浮現圖像。」

涉獵不同書種

一樹寫過圖文小說《冒險王力奇》,以及為中學生創作的校園鬼故事《多拉的夢》、推理故事《阿里阿德涅的紅綫》,也曾把百多年前的《地心探險記》改編成繪本。他謂小學年代已有同學追看金庸和衛斯理系列,但他反而由西方起步,工作後才開始閱讀他們的作品。

「小學時愛讀梁望峰、畢華流,細細個已愛諗故事,要弟弟當聽眾;初中沉迷日本推理,在圖書館打書釘,讀赤川次郎、土屋隆夫、山村美紗、西川京太郎……閱讀只為娛樂,不會想甚麼有助思考之類,但書讀得多,總會了解每個作者的想法,也一定有助語文。」他舉例因看日本推理小說,懂得分辨社會派和本格派作者及其鋪排故事的手法。「我也看福爾摩斯,但一如所有小書蟲,只要愛上閱讀,便不會滿足於只看一類書。高中可能因虛榮感作祟,開始挑戰名著,看了《小婦人》及所有珍.奧斯汀作品,她的著作通俗易讀,小朋友也可消化到,並能體會當時的社會現況。也很喜歡《齊瓦哥醫生》的詞彙,有一句寫到陽光照到人臉上,作者形容『那正如小鹿的親吻……』我被那優美描述迷住,很好奇何解作家會想到這樣寫,之後再搜尋才知作者是詩人。」

推理加入動漫

談到以男性身份創作公主系列,他謂靈感源自K3的小姪女。「我常跟她講故事,也陪她看卡通,感到小朋友喜歡的節目很有創意,之後便萌生把自己喜歡的推理加入動漫,融合去創作少兒故事。」書中他創作了4個就讀魔法學院的女生,她們各有性格及飛行法器。「其中一個用的披肩是由《千與千尋》中的老婆婆得到靈感;另一主角的紅鞋子飛行時會捲起旋風,那是來自《綠野仙蹤》電影的片段。」

他謂自己修讀電影,故寫作時會用運鏡手法經營每一章節,也喜歡刻意營造主角仔細的動作。「小時候看很多漫畫,令我寫作時喜歡加入肢體動感,並愛用短句加強節奏。例如故事有3頭龍怪物,我希望讀者由主角們的視點出發,去跟着3頭龍飛翔……」

希望女生追看

一樹的故事利用魔法學校作背景,4位女主角在那裏積極學習包括魔法在內的各種知識,希望有朝一日成為女王。他鋪排出學院生活充滿了未知的考驗,而公主們將會面對重重挑戰及困難。「希望女生會追看《魔法公主學院》系列,如同男生愛追《Q版特工》。因為我放了女生面對困難時需要的智慧與勇氣,讓她們學懂尊重他人與珍惜友誼。」

撰文︰胡麗珊

攝影︰曾有為

編輯:余敏

設計:梁政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