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林子健驚奇

發佈時間: 2017/08/18

林子健事件不過幾天時間,便由一高度敏感的政治炸彈迅即變為坊間的笑談,使人感到港人真幸福,在本應嚴肅的政治舞台中也可天天看到新笑料。其實此種發展早已有先兆可尋,上周五的記者招待會後不久,記者追訪警務處處長盧偉聰,電視上見到這位處長先生滿眼都是笑意,卻要苦苦克制着不笑出來,真替他感到辛苦。

千萬不要怪責一哥涼薄,看到別人中釘便開心。他得掌此位,刑事偵輯經驗與看透騙徒的能力一定比常人豐富,我相信他根本便不相信林之所言,但基於責任卻不能不公事公辦也。而事實上,林子健的供詞似乎違反常識,沒證沒據便說強力部門要整他這一名不經傳之人,替他落釘後又好心替他穿好褲棄之於西貢海灘,他受驚嚇之後滿身汗污坐的士到馬鞍山,第一時間不是報警而竟去吃兩個魚柳包,回家後急着沐浴,述說被擄地點時又前言不對後語,你叫市民如何能相信他?後來警方與傳媒分別取得的天眼錄影更證明了大眾的懷疑,他安全離開旺角,沒有強力部門的任何迹象。據說在西貢的天眼亦見到他行動如常。

疑未將事實和盤托出

現時有些事仍需警方替我們查清楚,最重要的部分是他晚上在西貢究竟幹過些甚麼,但恐怕要他合作重組案情料應不會太順利。最核心的事實我們已可確定;他似乎並未將事實和盤托出!據已知的資料,我相信事實只有三種可能性。

第一,整件事或是他自編自導自殘,以為可一夜成名。泛民中人雖有人信任他,但我看到網上所載,他六年前帶領一批不知所謂的憤青,以「癱瘓地產霸權一小時」為名,到百佳假扮購物,實則故意阻礙其他購物者排隊付款,他的同夥還高呼見到排隊的中產這麼辛苦真感開心。物以類聚,我對他是否不會玩嘢,絕無信心。第二,他是被人所釘,但這(些)人的身份,懷疑他要刻意隱瞞,害怕警方查出來,否則他為何涉嫌欺騙警方,涉嫌訛稱在旺角被人擄走,並且把所謂擄人的時間地點都要弄錯。這些施釘者料不會是強力部門中人。

既然他已在記者會指控強力部門,當然不用千方百計靠說謊去替他們隱藏身份。他是否得罪了黑社會,只有他才能解答。第三,他心理有問題。有朋友傳來某人的專業判斷,懷疑他患上「孟喬森症候群」(Munchausen sundrome)。我不懂精神病學,只能求助於「維基」,此症候群有可能使人有自殘傾向,還會虛構一些冒險故事並樂在其中,不辨真假。是否如此,精神病學家的判斷才是重要的。

偏見阻擾政客認知

我不知道哪一種可能性較高,但既然事實已似乎排除了他沒有說謊的可能性,我看便只剩下這三種可能了。

但真正使人嘖嘖稱奇的卻是泛民中人的反應。事已至此,有些泛民急忙潛水是情理中事,但竟仍有些人宣稱仍信他。究竟這些人是白癡還是他們希望別人都是白癡?我時常對人說,一個學生就算在大學中學不到甚麼東西,只要他學懂並堅持論證時講求證據及邏輯,有了科學精神,他的大學便沒有白唸。但香港的政客連這點要求也辦不到,豈不使人悲哀?

人的認知應來自過去及今天的經驗,但如何將經驗變為正確的認知卻需要我們擺脫偏見,只跟從證據與邏輯。在林子健事件中對政客的認知構成障礙的正是政客的偏見,否則路人皆見的道理他們為甚麼總是看不到?但也許有些人特別喜歡陰謀論,對「一地兩檢」有情意結,在杯弓蛇影的心態下,才會一葉障目,盲撑林子健。他們也應自我檢查一下,在判斷內地政策時,過去是否也曾因偏見而忽視了事實。林子健涉嫌誣告強力部門的事件,很適合他們思考。(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雷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