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單寧如人生

發佈時間: 2017/08/24

日前試了一瓶老酒:Chateau Figeac 1970,來自波爾多右岸的Saint Emilion Grand Cru Classe,是香港酒業總商會會長蘇又萍小姐的收藏。本來以為1970不算是傑出年份,但這酒聞香溫文爾雅,入口有隱隱的香料和胡椒風味,單寧結構不算強但有延綿不斷的韌力,47年的老酒有這表現,似在告訴我們亷頗雖老,尚可披甲上陣!

形容葡萄酒很多時會用擬人法,例如新酒剛出廠時我們會說它「像初生嬰孩、年輕、跳脫、活力充沛、缺乏內涵」;入口單薄的酒會被形容為「瘦削、欠穩重」;口感豐厚的酒會是「圓潤、強壯、雄渾、有骨幹」;成熟的酒會是「如日方中、漸入佳境」;陳年充足的酒是「華麗、芳華正茂、狀態巔峰」;有些酒「風韻猶存」,有些酒在「走下坡」,有些酒「垂垂老矣」,有些酒「風燭殘年」等等,到底是借酒喻人,抑或人生如酒?

葡萄酒乃世上唯一在入瓶之後仍可繼續成長的飲品,奧妙就在單寧。單寧的成長確實像人生︰試想像年輕的單寧在225公升的大木桶內自由自在,無拘無束,但一旦由大木桶轉入一個只有750毫升的酒樽內,單寧發現環境陌生,空間狹窄而感到受壓迫,它們為了保護自己而團結起來,相相緊扣在一起,如果我們在這時喝這瓶酒,會覺得這酒的氣味與果性都極緊閉(Close),所以我們會說它仍未開放,一瓶本來前途光明、極富進步潛質的酒因此而浪費掉,未成熟的單寧也就此壯烈犧牲了。

如果這酒可以順利成長,單寧開始習慣瓶內的環境,變得鬆弛而軟化,慢慢沉落瓶底,形成沉澱物,在這階段,酒的芳香與果性都會盡情散發,是喝這酒的最佳時刻,丹寧光輝燦爛的一生亦到終結之時。

(本欄逢周四刊登)

撰文: 鄺英志 「蒲陶堂」堂主、國際知名品酒師、葡萄酒評審及教育家 peterk@putaotang.com.hk
欄名: 蒲陶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