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命運自主

發佈時間: 2017/08/28

「命運自主」這四個大字,成為雨傘運動時在金鐘大台上的標記,顯示青年人要掌握自己的命運。

上訴庭楊振權法官在判處雙學三子入獄時,指有識之士鼓吹「違法達義」的口號,鼓勵他人犯法,劍指以戴耀廷為首的佔中三子煽動雙學三子走上「暴力」抗爭之路。這個說法,明顯錯誤;如果是讚許佔中三子,是謬讚了;如果是責備(顯然是,並顯然對佔中行動感到十分怨憤),佔中三子就有點無辜了。

雙學三子(及東北發展案的被告)要掌握自己的命運,不能說他們是受人煽動。事實是,佔中之所以提前啟動,就是由9.26重奪公民廣場此一幕推動的。如果說誰影響誰,反過來應是說學生推動了佔中運動。

事實上,「違法達義」也沒有一個唯一的解釋,而雙學三子也不全盤接受佔中三子的說法。其一,戴主張不抵抗,但學生卻並非全不抵抗,所以要主張重「奪」公民廣場(而此一「奪」字就被法庭視為是有暴力意圖)。

其二,「違法達義」一般認同要承受刑責,但學生卻選擇抗辯,到最後被定罪才「欣然接受」。

有人也認為,既然「違法達義」是接受刑責,不管控方提出任何控罪,也應該全部承認,上訴庭要判學生入獄,學生是「求仁得仁」。但此言差矣︰違法達義,承認一切控罪是其中一個取向,但違法達義的「目的」是為了抗議,坐監只是接受違法此一事實,並非目的,反對不合理的控罪及量刑,也無損此一精神。

最後,總是有人認為我們(上一代)可以影響下一代;例子是有的,例如黃之鋒是受了父親的影響而參與抗爭。但抗爭者的下一代是否參與,也非抗爭者所能操控了。下一代的命運是自主的。

(本欄逢周一刊登)

撰文: 鄧偉棕 畢業於中大社會系,執業律師,佔中運動支持者。
欄名: 後佔領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