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鐵娘子「慘勝」 默克爾仍需拆招

發佈時間: 2017/09/29

德國大選果如民調和大多數評論員所料,默克爾總理輕易擊敗社民黨的舒爾茨再度連任。然而,在國會議席的爭奪戰中,執政基民盟-基社盟(簡稱聯盟黨)僅得三分一選票,是二次大戰之後最差的表現。社民黨的選票和議席亦顯著減少,同時決定不再與聯盟黨合組聯合政府,寧願退居反對黨的地位。今次選舉的大贏家是3個中小黨派,包括首次進身國會的極右派另類選擇黨,重返國會的右翼自民黨、及偏左的綠黨。

這其實是一個懸峙國會,儘管人們都相信默克爾可以繼續組成聯合政府及連任總理之職。在外滙市場,歐元持續下跌,除美元開始回暖外,人們相信德國新政府將更忙於解決內政問題,而在歐盟整合方面會作出更強硬立場。但歐元回落反而對德國股市有利,投資者認為有助提振德國貨品出口,因此股市不跌反升。

需組聯合政府 或不利施政

中短期來說,默克爾要忙與自民黨和綠黨就內閣如何分配職位上討價還價,兩小黨在對待移民和對商界的立場有很大分歧,「權力共享」談判很可能要花好幾個星期,甚至最終只能成立不穩定的少數派政府。

長遠來說,反移民、反穆斯林的另類選擇黨崛起,對德國以至歐洲政治將有重大影響,這個成立了僅數年的極右政黨,竟然可以取得一成多的選票成為國會第三大黨,是令人吃驚的事情,也反映出選民對傳統兩大政黨聯盟黨和社民黨的不滿。

默克爾個人的聲望仍高,但選民已表達出要求加強監控新移民、及在歐盟中要更加維護德國本身的利益,而這是民粹主義掘起的主因。

默克爾初期是以人道主義和增加年輕勞工,作大量接收中東難民的理由,德國人亦曾大表歡迎;然而,難民愈來愈多加上失於監管帶來治安問題,令到德國民眾的看法出現了很大改變,紛紛要求限制難民,而極端的則要求趕走「非法移民」及特別是來自伊期蘭國家的人。

至今,默克爾仍堅守收容難民的立場,但也要求其他歐盟國家按比例接收難民,不能再隨意地開放邊境讓難民進入德國。所謂的政治難民,其實很多是屬經濟難民,他們不只是求生存,而是渴求進入較富裕的德國定居。

樂見歐元轉弱 保領導地位

身為鐵娘子的默克爾,當調整立場後,對其他歐盟成員國企硬,因此能挽回一些聲望。但對於如何長期安頓仍在增加中的新移民,政府內部、政黨內部仍有很多不同的意見。

聯盟黨小夥伴基社盟認為,默克爾在新移民問題上不夠強硬,因而影響了聯盟黨的選情。基社盟在聯民黨內更為保守,更加擔心另類選擇黨將透過地方選舉,搶走他們當權的巴伐利亞省的選票。

英國獨立黨和法國國民陣綫在選舉中未能得勢,曾使人以為特朗普在歐洲的「民粹主義盟友」暫時無法再進;然而,德國的選舉結果,卻反映出民粹主義在當今撕裂的世界,仍有市場。

於是,人們開始擔心稍後西班牙加泰羅尼亞搞獨立公投、以及明年意大利大選,可能有利反歐派,即是說,歐洲走向分裂的可能性仍存在。

默克爾多年來是歐盟的大舵手,也使德國籍此確立在歐洲的領導地位,可以與美中俄等大國平起平坐,我不認為她今後會退縮,反而是會要求歐盟及特別是歐元區各成員國嚴守結盟的紀律。

在這種形勢下,英國將面對更艱巨的脫歐談判,歐盟方面更不會輕易放英國一馬。而為了促進德國和歐洲整體經濟,默克爾也樂於看到歐元轉弱,而當英鎊和歐元「鬥弱」時,美元的弱勢也恐怕會隨着「縮表」和加息行將結束。

改革福利主義 有能者居之

新移民雖然為德國和歐洲帶來社會問題,但確實提供了較多廉價勞動力,這是歐洲經濟得以邁向復甦的原因之一,而遷怒於新移民搶飯碗,其實主要是反映歐洲的「懶人思潮」。

德國也曾經由於過分的福利主義,而受到「懶人思潮」的影響。在默克爾時代之前,德國無論何人執政,都不敢動鐵飯碗的傳統,只要加入公營或半公營的機構工作,便一世不用愁會被炒魷魚。懶散會影響升職及可能會被降職,但打爛人飯碗的上司會很麻煩。直至默克爾上台之後,才逐漸建立有能者居之的新制度,而這也使德國在歐洲脫穎而出,長期居於領導的地位。

我相信,默克爾在堅持競爭機制,引入人才等方面,今後仍會堅守原則,德國今後的政策改變只會是戰術上的調整,不會走回頭路。

此外,支持加強歐盟一體的馬克龍在法國當選總統,使到德法可望繼續聯手帶領歐洲,繼續走一體化之路。不過,法國仍是「懶人思潮」的大本營,馬克龍也要敢於走德國式改革之路,為歐洲各國樹立好榜樣。

(原文轉載自《經濟通》)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曾廣標 著名國際問題專家和財經評論員
欄名: 國金與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