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小水點的獨白

發佈時間: 2017/11/01

我生在北極,喜歡稱自己為小水點,但我的朋友經常糾正我,說我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水分子。

大體上,人們對我的印象都是好的。原因之一是他們的身體有七成是水,我和他們之間的關係非常密切。

有些人欣賞我美麗脫俗,常以九寨溝作比喻:那裏透亮蔚藍的池水,比色彩斑斕的翡翠更有觀賞價值;又有人說我晶瑩通透,就如長白山的天池,水光瀲灩;又有人喜歡看海,浩瀚的海洋使他們心曠神怡。

人類和我的關係十分微妙,既會欣賞,但卻不珍惜。這方面,位於東亞一隅的一些人可說是表表者。

當每人每天只需50公升食水時,他們竟然耗費了125公升食水。他們對水的概念,就只是扭開水龍頭便走出來的東西,是用之不竭的;發明避雷針的佛蘭克林曾說過︰「當井水乾涸時,我們便會懂得食水的珍貴。」他們對這說話卻毫不覺醒。

老實說,我雖然自命清高,但我亦清楚知道我黑暗的一面。不過,很多人似乎不知道我這劣根性,這種無知可能是要付出代價的。

多年來,我一直都在這片冰天雪地之上發呆。這裏的冬天萬籟俱寂,一片漆黑,偶爾天穹出現疑幻似真的光幕,但不能驅走極地的寒意;即使在夏天,太陽也從不耀眼。夏去冬來,不知不覺我已在這裏昏睡了無數個寒暑。在2017年,我感覺到一些微妙的變化……(待續)

(本欄逢周三、五刊登)

撰文: 梁榮武
欄名: 《藍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