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東方新形勢

發佈時間: 2017/11/08

昨日CCTV4下午的軍事歷史劇,劇名叫《東方》,講的是新中國成立後的事,其中就有講到,美國之所以幫當時南韓李承晚政府去攻打北韓,是想滅了北韓,便可以阻止俄共和中央在東北亞的擴展。

50年代的朝鮮戰爭,不單滅不了北韓,反之今日北韓對美國在遠東區成了威脅,所以美國今時有3個航空母艦群在東北亞海面。

有分析認為,今時和50年代,美國之所以在東北亞有軍事活動、集結,都是借北韓為幌子,其目的是箝制俄共和中共。不過這個箝制思維、策略,在50年代管用,在今時就未必管用,因為中國當時窮到沒有多少條褲子,今時中俄聯手,其軍事與經濟力量可以與美國有較量。

美國難借北韓箝制中俄

歷史,不是看一點,而是看發展,今期《時代周刊》(TIME)是用「中國第一」做封面,在特朗普11月8日訪華前夕,《時代周刊》出了這個封面,是不是贈興?同樣,CCTV4今時播出朝鮮戰爭,述說當年的中美大戰,又是不是在人民大會堂盛大歡迎特朗普晚宴的翌日,在下午就叫全國回看上甘嶺之役,看美軍如何敗陣?

筆者是陰謀論者,一直堅信在國際外交上,是有很多潛台詞,有很多種方法去說Yes,亦有很多種方法去說No。在今次特朗普訪華中,我們應可體驗到,在這些非說出來、只做出來的Yes和No中,才知道甚麼是真Yes,甚麼是真No。

一個最經典的說Yes方法是這樣的︰70年代初,中國邀請了美國作家斯諾在北京城樓看十一閱兵,他站在一個可以讓美國情報人員(所謂中國通)看到的位置,基辛格看到相後,認為中國是發出邀請,結果中國這個行動Yes有效,促成了尼克遜訪華和簽了極之重要的中美聯合聲明。

這個中美聯合聲明,最重要的一條是︰台灣是中國領土一部分,尼克遜想改,據聞是毛澤東堅拒不改,其他條項可以改動,這條一改便不簽,據聞毛澤東的說法是︰不簽,看他能帶甚麼回去。其意是,你尼克遜這個破冰之旅無成果啊,怎回國交代?

今次特朗普來華,也是要帶些「成果」回去的,「成果」可以有二︰政、經。

政治上,是要尋求中國協同制裁北韓,這個中國的態度已十分明確︰⑴遵守聯合國決議(有幾遵守另計);⑵贊成朝鮮半島無核化;⑶如朝鮮先打人,中國中立;如美日韓先打人,中國必介入。這個介入,一如50年代中國介入韓戰一樣,不容美國軍事勢力威脅在隔鄰。

如給中國機會軍事介入,會叫美國頭痛,先看兩點︰

⑴今年美國有兩艘軍艦被貨船攔腰撞了,美國第七艦隊艦長被革,因為此反映美國海軍的Seafaring意識,散漫了,即是兵不能戰。

⑵傳中國有千多架殲7,殲6本來報廢的軍機被改裝成可攜空對艦導彈的無人機。你美國3個航母群,每個航母群送你300至400架這些無人機,每機攜兩支導彈計,共有幾多個導彈可以招呼你?這些無人機不一定要由中國撳掣,以軍事援助方式,交北韓,讓其保衞其國便是。

因此今次特朗普訪華最大收成可能在「經」,因隨行的有29位商界大佬,估計能源、農產品、一些高科技領域輸華,和部分中國金融市場開放予美會是「成果」,用中美商會William Zarit的話是"proactive, reciprocal treatment",即是相互貿易有利,貿易制裁不利。

這29位商家大佬名單說明了還是「官商」緊密合作,其實這個代表團的公司,跟20年前小布殊訪日時所帶去的公司種類差不多,當年小布殊在那次經濟訪團中還飲到嘔,今次特朗普應不會飲茅台飲到嘔,但白宮人員透露出個秘密:An op-ed in the Washington Post citing unnamed officials said there were concerns the trip's length could make the president "cranky, leading to unpredictable or undiplomatic behavior."

這個一定要用原文,譯過來是,不透露姓名官員謂,怕亞洲行程長,特朗普會發瘟,口出狂言或做出不文外交行為。不是不文行為,是外交上的不文行為,看來肥仔恩叫特朗普做Donaldtard,是正確的。

東盟會議應屬於亞洲人

有外國評論認為特朗普這次亞洲之行有個重大缺陷,就是他於13日就離開菲律賓,而東盟會議是13至14日在菲律賓舉行,美國只由國務卿蒂勒森出席,這即是將奧巴馬政府辛苦爭來的少許東盟影響力,也拱手讓予中國,但估計特朗普除了是怕行程太長,露出Donaldtard窘相外,還有一樣是不想再坐冷板凳,因為中菲已握手協議了南海合作;昨日CNBC又報道,傳中越已達成協議和平解決南海問題,如此一來,美國如想在南海攪局,便沒有了菲、越之助。想靠新加坡嗎?似乎新加坡政府由之前反對一帶一路,今時也想加入其中了。

在之前的杭州G20峰會中,奧巴馬已坐過冷板凳,在一眾領導人合照中,站在習近平左右兩側的,是俄羅斯的普京和土耳其的埃爾多安,奧巴馬嘛,站遠了,這就是外交上不以言傳的Yes和No。

中國敢在當時表明對美國No,是因為按中國的發展速度,已讓中國可做第一,親疏有別是必然的。同樣,菲律賓也一樣可以親疏有別,大家且看看拍照時蒂勒森會站在哪裏,理論上,菲總統杜特爾還是要擺平與中美的關係,會讓中美代表站其左右,但由於蒂勒森是國務卿,站的位置就可以有商榷。無論如何,一個亞洲人的東方,應在今次東盟會議中,更凸顯出來,因為美國似會退出了。

撰文: 石鏡泉 經濟日報副社長兼研究部主管、電台財經節目主持人
欄名: 政•經•頑石不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