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來自北極的順風車

發佈時間: 2017/11/10
  • 1,000次
    分享

我這顆北極的小水點,坐着南行的「急流順風車」,不用多少時間已進入中國國境。沿途有很多遠房親戚陸續加入,他們有些來自擁有「世界上最美麗的湖泊」美譽的新疆喀納斯湖,亦有來自青海湖、黄河、長江、漢水以至鄱陽湖等;可惜「急流順風車」到達江南後便轉向東行,我們未能遇上來自西江、東江等朋友。

南下的時候,我感覺到「急流順風車」的高度逐漸下降。朋友說這是因為我們來自北方苦寒地帶,身體比較重,故不斷向下沉降。來到江南,我們已很接近地面了,可以近距離盡覽江南的景色。紅桃綠柳,還有怒放的洋紫荊、五色的馬纓丹、含羞的吊鐘,果真是「江南好,風景舊曾諳;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

當我們正在陶醉於迷人的南方景色時,「急流順風車」原來已到了終站。朋友說,這是福建省最南端的漳州。屈指一算,這幾天來,我們披星戴月,日夜兼程,已走了8,000多公里,岳飛當年「八千里路雲和月」,在路途上奔波的滋味,今天特別有共鳴。岳飛南征北戰換來的是賜死,而我們的終站,則送上瀰漫在漳州岸邊的海鹽氣味。這是一種很難形容的感覺,它沒有江南桂花的淡淡幽香,沒有美酒所散發的誘惑,但卻令我們心曠神怡,我們竟然不自覺地引吭高歌起來……(小水點的故事‧九之四)

(本欄逢周三、五刊登)

撰文: 梁榮武
欄名: 《藍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