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中東再起風雲 油價短暫熱炒

發佈時間: 2017/11/17

曾經在伊拉克和敘利亞領土上成功「建國」的伊斯蘭國(IS),近期已進入窮途末路,所佔領的城市差不多已全部失守,殘部退至伊敘邊境,但看來已無立足之所。其所謂的「國王」巴格達迪下落不明,相信唯一生路是逃跑到阿富汗及索馬里,而今後也只能策劃恐怖主義勾當。在這個時候,涉中東的各方勢力開始盤算「後伊斯蘭國」的新秩序。

在「通俄門」的陰影下,特朗普借出席亞太經合峰會的機會,與普京達成共識,美俄願意在中東地區共同反恐。之後,普京亦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會晤,就和平解決敘利亞留下來的亂局達成原則性共識,應透過選舉成立未來的敘利亞新政府。

美國和土耳其在敘利亞內戰是盟友,共同支持反對派武裝,而俄羅斯則力挺敘利亞巴沙爾政府,但在惡鬥期間,卻令伊斯蘭國坐大,令到大國之間不得不調整策略,先共同對付伊斯蘭國。

沙特清洗異己 油價回升

期間亦出現了土耳其流產政變,埃爾多安指控是由流亡至美國的伊斯蘭教士居倫策劃,令土耳其與美歐間出現裂縫,需要和宿敵俄羅斯修好。而特朗普上台後,也很刻意欲和俄羅斯改善關係,因而出現新的妥協︰敘利亞總統巴沙爾的去留及未來角色,應由敘利亞民眾決定。路綫圖隱約出現了,即是在全部清理IS殘部後,便實行停火,然後由國際社會(很可能是聯合國)介入,解除各派系武裝及安排選舉。

對環球金融市場來說,隨着IS面臨瓦解,加上大國之間新的妥協,中東地區可望走向穩定,然而,在最近兩星期,國際原油價格卻由於沙特阿拉伯的政局變化而炒起,市場擔心在重新執位時,沙特為首的遜尼派會與伊朗為首的什葉派硬碰硬。

月初,沙特新王儲穆罕默德突然進行宮庭清洗,以反貪為理由拘捕了十多名王子,及數以十計的現職和退休的高官及知名人士,其中包括有「阿拉伯巴菲特」之稱的巨富瓦利德王子。

外界多數認為,這是為了鞏固國王薩勒曼和王儲兩父子的權位,將異己勢力徹底打下去。王儲被外界視為改革開放派人物,希望把長期信守厚教旨理論的王朝逐漸與國際社會接軌。

不過,今次大動手術,除了對付保守派之外,一些親西方的自由派人士也被捕,使西方主流傳媒質疑王儲的真正用心。眾所周知,王儲與特朗普私交不錯,反之,「阿拉伯股神」卻是支持希拉莉分子,因此,就算特朗普不大清楚穆罕默德的真正用心,亦會樂見他鞏固權位。

然而,王儲的動作並未結束,並把矛頭指向伊朗,也令到金融市場開始擔心中東石油供應這個大問題。沙特指控,首都利雅德機場挨了一枚由也門什葉派胡塞武裝集團叛軍射過來的飛彈,幸及時被攔截擊落,沒有造成傷亡。在沙特眼中,幕後黑手是伊朗。事實上,近年的也門上演着一場由沙特和伊朗做老闆的代理人戰爭,遜尼派政府惡鬥什葉派叛軍。

另一方面,沙特要把戰線拉長。黎巴嫩總理哈里里(遜尼派人士)突然「自我流亡」到沙特,及宣布辭職,理由是黎巴嫩聯合政府內的什葉派真主黨,不僅長期不肯交出武裝,還參與鄰國的戰鬥,意指真主黨在伊朗的支持下,介入敘利亞和也門的內戰。

伊朗出手 聯手托起油價

然而,哈里里去到沙特說這些話,又不立即回國,使人覺得他或他長居沙特的家人成了人質。這令法國以至美國都感不安,馬克龍親自到沙特,但未能與哈比比單獨會晤,而美國國務卿蒂勒森也警告要確保黎巴嫩勿再分裂。

對於伊朗什葉派教士政權,特朗普是很不滿意的,已重新進行制裁,不過,從美國整體利益而言,中東多國的內戰還是以和為貴。長期則希望沙特為首的阿拉伯世界,與以色列全面和解,及透過制裁使伊朗難有作為,這樣便能確保美國在區內的影響力。

看來穆罕默德王儲今次是稍為越過火位,不過他為何同時內外出擊?這看似不划算。然而,在石油出口國中,無論是否油組(OPEC)成員,都明白到要聯手托油價,以挽救眾油國的經濟,因此,在進行內部整肅的同時,沙特也需要與伊朗鬧一場,使油價能保持於相對高位。

伊朗今次也樂於和沙特打口水戰,然而,未見兩國調動兵馬,也未見真主黨有異動,因此,基本上還是作秀一場。我認為,當石油期貨熱炒一輪之後,將無以為繼,至於中東的變局,則還需繼續觀察下去。

(原文轉載至《經濟通》)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曾廣標 著名國際問題專家和財經評論員
欄名: 國金與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