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京都深秋賞柿

發佈時間: 2017/12/01

11月底12月初京都仍未算冷,比香港涼攝氏幾度而已。往昔加拿大東面,不用說北面,此刻已經大雪紛飛,一直冰封至來年四月。近海的倫敦雖然雪下過即溶,然而陰寒冰冷,冬天結結實實便是冬天。與我們相比,日本是北國,要看冰雪還需前往北海道、本州東北的青森或中部山區。偶爾下雨,基本上藍天如洗,白雪皚皚還需待至一月隆冬。這上下只能稱為京都初冬,甚至深秋。看紅葉必須11月中以後,某年11月初為楓紅秋葉而來,滿眼仍然一大片綠,十分吊癮。從此欣賞秋葉紅於二月花(農曆的二月、已是新曆的三、四月),必定11月第三個星期至月底之間。

除了楓葉,雖然沒有鄉間農作的植滿,在京都偶爾也會看到幾株結滿紅登登果子的柿樹。這是我來賞秋其中一項目的,比春天賞櫻更積極。那年冬天首次從東京來京都,滿目除松、竹之外所有樹木都光禿了,餘下葉已盡,仍然留下串串金黃或喜氣洋洋紅色的柿子,或疏落、或纍纍吊在枝椏上面,偶爾還有整片竹林襯托,為之神往。這之後,賞柿成為我來日本的重要目的。

日本人家中園落植柿,不一定為吃,欣賞行頭,尤其樹葉落盡,留下一枝獨秀纍纍果子,眼睛與心情獲得輕描淡寫卻深刻的舒暢。未必所有人都懂得欣賞深秋初冬柿子,那樂處更私隱。再過幾天,樹上熟,積累整個夏天、還有秋天日朝精華的乾柿大批發售,誰理老人家說柿子濕?簡直急不及待,大快朵頤。邊吃還要比較不同地方的產品:奈良、和歌山、秋田………還是山形的產品至甜、或至綿!

(本欄逢周三至五刊登)

撰文: 鄧達智 遊山玩水See The World
欄名: I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