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莫扼殺閱讀興趣

發佈時間: 2017/12/08

《全球學生閱讀能力進展研究》(PIRLS)結果顯示,香港小四學生的母語閱讀能力排名第三,而家庭因素對學生閱讀平均分會有正面幫助,家長若希望年幼子女閱讀能力有進步,相信可以做的事情還有很多。至於培養子女閱讀的興趣,則會是更長遠而細緻的工作。

看這項研究,焦點應在閱讀能力,對象是小四學生,而不是閱讀的興趣或學業成績,甚至全球排名或學生得分的多少,閱讀能力高,並不代表興趣同樣濃厚,今次約3,500名港小學生中,只有34%自評「積極投入」閱讀課堂,低於國際平均有60%學生「積極投入」這個現象,值得本地家長關注。當然,閱讀能力與閱讀興趣或對相關課堂的投入程度,它們未必有很大的關係,這項研究便正清楚顯示出,本地學生這個頗為諷刺的現象。社會應要問︰在閱讀方面,我們對下一代有怎樣的要求?

至於全球排名,大家可能還會在意港生排榜首、榜末;跌了幾多位;輸了給誰,甚或比上次差了幾多分,這些都很「香港人」,也很「港爸港媽」的作風!更像連取得99分也不開心的學生!

大家應參考一下,排在香港面前的俄羅斯和新加坡的做法︰俄羅斯社會親子每晚都有一同閱讀的傳統;新加坡則成立了中、英文閱讀中心,統籌學生的閱讀活動及習慣,而當地學校也會安排閱讀專家協助學生。

除閱讀的能力和興趣之外,閱讀也要講質、量、時,才可算是有質素的閱讀︰「質」是指看甚麼種類的書,讀得是否精、是否透,才算是讀得好;「量」是指貴精不貴多,「博覽群書」當然可以是一個客觀指標,但若似某前高官聲稱自己每月有幾十本「書」的閱讀量,那還是淪為笑柄。最後是「時」︰閱讀的時間,捧着書24小時並不代表是有質素的閱讀,重要的還是,當中有多少時間是聚精會神地看書。

毋須研究數據指出,大家也會知道家庭因素,例如親子閱讀的重要。

子女年幼時,陪讀;到他們稍年長時,也應不時檢視他們閱讀的情況及選書的取捨;可以的話,家長宜與他們分享閱讀的內容和心得,直至他們連愛因斯坦的相對論也自行讀得懂。

強迫,通常會扼殺興趣,研究中高小學生的現象也已告訴大家,能力與興趣沒有必然關係,但若家長、學校早在中小學階段便已摧毀了兒童閱讀的興趣,即使今天他們能力再高,可保他們今後幾十年的閱讀能力,尤其是較高層次的閱讀能力,甚至他們的競爭力嗎。

(本欄逢周一至五刊登)

撰文: 石老師工作室 敢批評,提意見;求共融,齊築福。
欄名: 為理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