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國宴豈能缺白乾

發佈時間: 2017/12/15

中國招待特朗普國宴之菜單,另一令人意外或不解者,是酒只有長城紅、白葡萄酒,但沒有中國最具代表的紹興酒和用穀物造的白酒。

如果法國的國宴沒有葡萄酒,肯定會引起一眾酒莊莊主抗議,因為葡萄酒堪稱法國國粹之一,即使現在法國年輕人飲啤酒多過葡萄酒,但國宴絕不可能沒有葡萄酒。

紹興酒和白乾也是中國獨有的餐酒,既可佐膳亦可藥用,論理國宴是必不可少的。想當年尼克遜破冰之旅訪問北京,因病戒酒多年的周恩來,也取出家中珍藏二、三十年的茅台款客,並因此而令茅台升價十倍。

今次菜單有辣子雞丁,又有水煮魚,反而更適宜配白乾;如果更講究些,辣子雞丁改為宮保雞丁配茅台,水煮魚則配瀘州國窖1573。山西過油肉配汾酒,金門高粱配烏魚子沙律……這當然是酒癡說夢,卻未嘗不可,每款一小杯、每杯二錢,小舐一口,不會醉而能領略不同香型白酒的風味,又有歷史又有詩,豈非有趣?可惜現實提倡簡樸,怎可沉迷酒食?

中華大地的白酒自成一格,而且千變萬化,堪稱酒國奇葩。清瀛台周圍有蓮花萬朵,一望無涯,慈禧太后命小太監採集花蕊,加藥料製成白酒,名為蓮花白,用瓷器盛載再加黃雲緞袱,用以賞親信大臣,據說其味清醇。

根據記載,漢劉邦時已經有這種名稱的酒,當然,那時候應該還沒有高度數的酒,元朝的元好問據說也喜愛蓮花白,那就可能是烈酒了。現在內地仍有蓮花白酒,產於河南省,是加入20多種藥材的藥酒。我也見過透明的蓮花白酒,應該沒有加藥材(否則不會透明),帶蓮花香的白酒,配北京填鴨或蒙古烤肉,應該很合適。

中國古籍記載了不少傳奇名酒,西晉張華的《博物志》就記載了一種千日酒,事甚離奇,應不可信,但也不妨一看。有人名玄石,在中山酒家買酒,酒家給他千日酒,卻忘記了告訴他要慎用。他回家暢飲後大醉,數日不醒,家人以為他已死便葬之。到了一千日後,酒家記起玄石曾來買酒,算出應醉醒,便往玄石家探問。家人答云,已亡三年,至今剛脫孝服,酒家與家人往開棺,玄石緩緩醒來。

此酒飲後可以保人體三年不腐,勝甲醛也!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劉致新 權威的紅酒評論家、著名品酒家及美食家、《酒經月刊》總編輯,喜歡飲食和學習古老飲食文化。
欄名: 醉飽高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