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
香港時間:20181118日 星期日 21:03
港聞

誰是真正的惡人? 《惡人》呈現的孤絕感

2018/02/09
分享:

《惡人》(2010年)的電影版本由妻夫木聰、深津繪里主演。

日文「あくにん」(惡人)指壞人,而日本推理小說家吉田修一(Yoshida Shuichi)筆下的《惡人》卻不是非黑即白般容易判定。《惡人》的核心所關懷的,正是日本社會中的低端人口,也是生活中孤絕的一群。

故事開首已開宗明義地交代這宗於三瀨嶺發生的命案,長崎市年輕土木工人清水祐一,勒斃福岡女保險從業員石橋佳乃,並棄屍荒野。

孤獨的兇手

祐一是四肢發達的年輕人,但言語無味不擅辭令,無法結識異性,幾近朋友欠奉。他在交友平台認識女死者佳乃,在吉田筆下,佳乃是一個庸俗不堪、為求買名牌而不惜出賣肉體去援交的女生。如非為賺取酬勞,她不可能與祐一發生肉體關係。

命案發生當晚,佳乃與祐一有約,佳乃準備應約之際,碰到近日於酒吧認識的富家子增尾圭吾。增尾在盛情難卻下,惟有載她到附近吹風。當時祐一在座駕內看着,心裏很不是味兒。而佳乃只跑來拋下一句︰「對不起,今天不行了。」便粗魯地關上車門離去,讓祐一感到十分難堪,他不惜飇車,花上一個半小時與她見面,沒料到竟被拋下,遂決定開車跟着他們。

另一邊廂,佳乃在座駕內一直喋喋不休,完全漠視增尾的愛理不理。由於當晚佳乃吃過餃子,口氣帶有濃烈的大蒜味,令增尾的厭惡情緒到達頂峰,他最終在人迹罕至的公路上,毫不留情地把佳乃踹下車便揚長而去。佳乃的後腦勺撞上護欄後蜷縮在地,祐一及時趕至上前攙扶慰問,但佳乃仍在極度的震驚和羞恥之中,不但不領祐一的好意,還在盛怒之下出言誣陷祐一襲擊並意圖強暴她。祐一在惶恐下不懂反應,只不住地說︰「我甚麼也沒做。」在下意識掐着她的脖子,直至不再聽見她的滿口謊言……

真正的惡人

讀者得悉命案後,得思考誰是真正的惡人?殺人的祐一?冷酷無情的增尾?還是對弱小毫不留情地刺激的佳乃?

《惡人》的精采之處,不單在於作者寫推理小說的技巧:以大量對話主導情節,節奏明快,敘事流暢,適時加入不同的文學手法處理;更在於開拓推理小說:着重表現人與人之間思想感情的缺陷,反映當下的社會問題,令作品大眾化之餘,不失其文學意義和社會性。有讀者或會《惡人》抱怨故事的旁枝太多,但不管是祐一的婆婆碰上寶藥黨的醫學博士堤下,還是祐一在性愛按摩店認識的美保,抑或佳乃因援交而認識的小學補習班老師等等,也豐富了《惡人》的厚度。

優秀的小說有一種圓形人物(round character),正如《惡人》的角色,既不是十惡不赦的壞蛋,也不是可憐的受害者,他們呈現的性格特徵都是複雜而多面向的。比如末段描寫佳乃的父親在暴雨中,重臨案發現場時看見佳乃的幻象,佳乃雖有其可惡一面,但在父親眼中,她仍是最乖、最純潔的女兒,她向父親道歉的一幕更感動了不少讀者。

《惡人》最精采之處是結尾,有別於不少推理小說草草收尾,《惡人》是精采到最後一頁、最後一句。讓祐一首次嘗到愛情滋味的女主角光代,回憶與祐一逃亡時的種種,不禁推翻前事,認同坊間所指祐一沒可能真正戀上於交友網站認識的自己,並誤解祐一為了保護而傷害她的舉動,使獨力承擔世上一切罪惡的祐一,掉至真正孤絕的境地中。

(編按:文學並非遠在天邊,香港電台第一台的《遇見文學》,展開你與文學的一場邂逅。《晴報》由本周起逢周五轉載,敬請留意。)

作者吉田修一

撰文: 李秋婷、黃念欣 港台第一台《遇見文學》逢周日晚上8時30分至9時,細讀優秀文學作品。
欄名: 遇見文學

分享:

生活資訊
「撐本地音樂!支持MUSIC GIG音樂會」

「撐本地音樂!支持MUSIC GIG音樂會」

2018/11/15
「撐本地音樂!支持MUSIC GIG音樂會」
「急急嚴防肌膚衰老」

「急急嚴防肌膚衰老」

2018/11/16
「急急嚴防肌膚衰老」
「蜆殼/港島青商展能學童獎學金 宣揚校園共融力量」

「蜆殼/港島青商展能學童獎學金 宣揚校園共融力量」

2018/11/15
「蜆殼/港島青商展能學童獎學金 宣揚校園共融力量」
「立山‧黑部峽谷 360°零死角賞自然美」

「立山‧黑部峽谷 360°零死角賞自然美」

2018/11/15
「立山‧黑部峽谷 360°零死角賞自然美」
「達人專訪:跟隨德國國家旅遊局Katrin X Jason足跡 暢遊德國西南部」

「達人專訪:跟隨德國國家旅遊局Katrin X Jason足跡 暢遊德國西南部」

2018/11/15
「達人專訪:跟隨德國國家旅遊局Katrin X Jason足跡 暢遊德國西南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