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
香港時間:20181118日 星期日 20:41
港聞

強權下有無退路

2018/02/12
分享:

《經濟學人》雜誌把中國的強權稱為"Sharp Power",有別於"Hard Power"(明刀明槍的武力鎮壓)及"Soft Power"(通過文化滲透)。有人把"Sharp Power"繙譯成「銳實力」,我覺得不合宜;所謂Sharp Power,不是明刀明槍但卻是威迫利誘,強迫他人就範,說穿了就是「強權」而已。

此強權現在無遠弗屆,並且是通過宣傳及網民發揮力量,例如外國商業品牌,把台灣分類為「國家」,就強制要品牌作出修正;最近平治在廣告引述達賴喇嘛的警句,也覺得不順眼,要平治取消該廣告並鞠躬道歉。台灣不能稱為獨立實體,還可上綱上綫說是主權問題,但引述達賴喇嘛的警句︰「從不同角度審視境遇,你的視野會更廣闊」,只是智者之言,而與西藏獨立無關,但因為這智者是達賴,就要遭到封殺。

在如此強權下,例如姚松炎被問到與時代力量接觸,是否支持其政治主張,他只能答不清楚其主張。我們被迫逐步妥協,下一步就是不去接觸任何會涉及「獨立」或「台獨」想法的人士。

又例如在中國治學或出版書籍,我們又要避開敏感議題,不可能討論六四,甚至任何涉及文革或中共任何腐敗的例子,也不能觸及。在中國拍攝的電影,腐敗的農村領導都是在國民黨時代發生的(雖然大家知道是影射當今社會)。最新的例子是梵蒂岡也要妥協,放棄梵蒂岡任命的中國主教,接受由中國方面委任的主教。連梵蒂岡也如此退讓,可見中國真是強權了。

在強權下,妥協只會愈來愈多,成語叫委曲求全,就是為了成全更重大的目標,作出妥協。問題是,在強權步步進逼下,我們節節退讓,底綫在哪裏?何時才退無可退呢?

(本欄逢周一刊登)

撰文: 鄧偉棕 畢業於中大社會系,執業律師,佔中運動支持者。
欄名: 後佔領時代

分享:

生活資訊
「撐本地音樂!支持MUSIC GIG音樂會」

「撐本地音樂!支持MUSIC GIG音樂會」

2018/11/15
「撐本地音樂!支持MUSIC GIG音樂會」
「急急嚴防肌膚衰老」

「急急嚴防肌膚衰老」

2018/11/16
「急急嚴防肌膚衰老」
「蜆殼/港島青商展能學童獎學金 宣揚校園共融力量」

「蜆殼/港島青商展能學童獎學金 宣揚校園共融力量」

2018/11/15
「蜆殼/港島青商展能學童獎學金 宣揚校園共融力量」
「立山‧黑部峽谷 360°零死角賞自然美」

「立山‧黑部峽谷 360°零死角賞自然美」

2018/11/15
「立山‧黑部峽谷 360°零死角賞自然美」
「達人專訪:跟隨德國國家旅遊局Katrin X Jason足跡 暢遊德國西南部」

「達人專訪:跟隨德國國家旅遊局Katrin X Jason足跡 暢遊德國西南部」

2018/11/15
「達人專訪:跟隨德國國家旅遊局Katrin X Jason足跡 暢遊德國西南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