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解構國企改革

發佈時間: 2018/03/14
  • 1,000次
    分享

昨日中央推出了深化機構改革的重要部署,這個深化改革是在19屆三中全會中提出的。為甚麼《人民日報》稱這是40年來最具遠見和魄力的方案,具體的重組合併,不錄了,不然一個版面也不夠,在本報的其他版面,會有報道的。

投資選股務實棄虛

《新華網》將這個改革以會上的10句話總括了︰

【高質量發展】落實高質量發展要求,要做強實業,使資源更多投向戰略性新興產業,進一步持續推進「瘦身健體」,提高運行效率,始終把質量第一、效益優先作為發展目標。在原有基礎上今年還要進一步減少法人戶數,使中央企業的管理層級大多數壓縮到5級之內,提高管理效率。

【改革試點】要根據中央「1+N」系列文件的總要求,把各個單項的試點逐步綜合起來,更多地向一些綜合試點來推進,使得這些試點能夠在一個經濟實體內,各項改革舉措都能夠起到整體的綜合效果。

【混合所有制】我們是開放的,希望願意參與的各類企業包括國外的企業參與混合所有制改革。我們也樂意看到今後國外企業參與混合所有制改革這方面的工作。

【監管職能】要放活國有資本,改革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科學界定國有資本所有權和經營權的邊界,調整國資監管機構的權責事項,真正落實企業的法人財產權和經營自主權。

【戰略重組】要推動中央企業戰略重組。這個戰略重組應該是兩大方面的內容︰一是集團層面的戰略重組,使戰略布局更加優化;二是專業化的重組,今年要進一步加大這方面的嘗試。

【充實社保基金】從中央企業層面,我們按照劃轉的要求,先選擇3家企業作為試點。劃轉過程中還有很多程序、很多管理的要求,我們會按照要求選擇幾家企業,率先作為劃轉的試點,按照劃轉的比例和劃轉以後的管理要求來進行。

【「走出去」】我個人充分理解每一個國家和地區對接受投資項目從政府層面的各類審查,但是我想講,這種審查應當是總體公平的、一視同仁的。

【軍民融合】今後,中央企業要按照軍民融合這樣一個大的發展戰略,從不斷提高自身競爭能力、不斷滿足國家和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需求這樣一個角度出發,持續拓展軍民融合的廣度,加深軍民融合的深度,提供更好的產品、更好的服務,使中央企業、國有企業在軍民融合過程中進一步促進自身發展,作出貢獻。

【考核約束】我們把降槓桿、減負債作為中央企業考核的一項主要內容,來考核各個企業年終完成的情況。

【補充權益資本】近年來,各中央企業和各債券方經過充分的協商,利用市場化、法治化的債轉股,已經簽訂了意向協議近1萬億,去年落實1,800億,今年要利用好這樣一個市場化債轉股的有利時機。去年我們中央企業還利用各種市場投資募集了3,577億的資金,補充了資本金,今年還要進一步加大力度。

估計是這個國家機構深化改革的推手,劉鶴又怎講?他昨天在《人民日報》撰文,筆者只挑了以下這一段︰

「改革的深度具有革命性。這次改革之所以具有革命性,就在於不迴避權力和利益調整,而是要對現有的傳統既得利益進行整合,重塑新的利益格局。《決定》提出,要堅決破除制約,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的體制機制弊端,圍繞推動高質量發展,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加強和完善政府經濟調節、市場監管、社會管理、公共服務、生態環境保護職能,調整優化政府機構職能。如明確要求減少微觀管理事務和具體審批事項,最大限度減少政府對市場資源的直接配置,最大限度減少政府對市場活動的直接干預;放寬服務業准入限制,全面實施市場准入負面清單制度;設立國有自然資源資產管理和自然生態監管機構,完善生態環境管理制度,統一行使全民所有自然資源資產所有者職責,統一行使所有國土空間用途管制和生態保護修復職責,統一行使監管城鄉各類污染排放和行政執法職責;加快實施政社分開,克服社會組織行政化傾向;實現政事分開,不再設立承擔行政職能的事業單位;面向社會提供公益服務的事業單位,逐步推進管辦分離,強化公益屬性,破除逐利機制。」

對投資者言,這個改革有甚麼意義?

⑴以後投資選股要務實棄虛;

⑵銀監和保監合併為一,由一行三會(人行、證監會、銀監會、保監會)一改而為一行兩會(人行、證監會和銀保監會)。

新人事難有新作風

根據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的描述,新組建的中國銀保監會主要職責是依照法律法規統一監督管理銀行業和保險業,維護銀行業和保險業合法、穩健進行,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保護金融消費者合法權益,及維護金融穩定;將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和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擬定銀行業、保險業重要性法律法規草案和審慎監管基本制度的職責,均劃入中國人民銀行。

根據改革方案,新組合後的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將帶來一系列的人事變化,恰巧趕上政府換屆的「一行兩會」新格局也將迎來新的重大人事變化。此前,業界曾有預期,年屆70的央行行長周小川即將卸任,新任央行行長業界頗多猜測為現任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主任、黨組副書記劉鶴兼任;而銀保合併後最有可能的掌舵人被認為是現銀監會主席郭樹清。

但上述預期目前均屬於市場分析,主要人事任免將在今年全國兩會結束時才會逐步水落石出。其中可以明確的是,兩會將確認新一屆政府各部長名單,因此中國人民銀行行長人選將會明確。但「兩會」主官,很有可能會在今年兩會結束後,再由國務院履行相關任免流程。

一星期前,筆者曾刊出過劉鶴思想架構,並講以後才談,日前亦拉出了郭樹清認為居民因買房而負債過多的觀點,新人事果有新作風嗎?筆者認為不,新人事只有新人的舊作風,要變,也不是無迹可尋,找找這些新人的一貫主張,庶幾近矣!

撰文: 石鏡泉 經濟日報副社長兼研究部主管、電台財經節目主持人
欄名: 政•經•頑石不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