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言論自由 被誰侵損?

發佈時間: 2018/04/13
  • 1,000次
    分享

年輕的讀者或許不知道,在911以前,世界各地的機場保安都甚鬆懈,乘客若不用過移民局的話,可隨便跑到上機的閘口,送機者也可隨便跑到那裏,不用安檢。今天當然不同,沒有機票的不能到閘口,乘搭飛機的不但不能帶利器,帶瓶水也不能,大家都要在安檢前排隊,浪費時間,有時私隱也不保,自由不能說沒有被侵蝕。

港獨歪理殃及無辜

不過,我們絕不應怪保安當局這樣做,因為大家都知道是恐怖分子帶來對社會的破壞,後者才是侵蝕我們自由的元兇。我們愛好自由,對言論自由及學術自由都要捍衞,也都不想發表觀點時要小心翼翼,生怕無意中蹈觸法網。長久以來,我與同事在學術界或在公眾中發表意見,都未有感覺到自由被甚麼人限制,最多只是被一些極端分子辱罵幾句,香港的確仍有高度的言論及學術自由。不過,近年來社會卻也有不少人對一些不負責任的言論提出質疑,不再信任寬鬆的言論及學術環境仍然行得通。這種情況使人傷感,但誰是破壞學術及言論自由的始作俑者?我相信要負上最大責任的,是那些濫用言論自由的人,他們常常發表極端言論,甚或用仇恨語言、經不起考驗的理論,去鼓動受眾做一些破壞社會利益的行動,有了這種人,自然會引致反彈,社會中有訴求要限制他們的言論自由,在過程中,其他無辜的人的自由也可能被波及,就像天性和平的人在機場也要被拖累,不得不過安檢一樣。

那些「累街坊」的人原本不一定有意要侵害別人的自由,但這些人中大部分根本不懂得做事前都應沙盆推演,預先估計自己行動的後果。他們應否為自己的鹵莽及無知負上責任,社會自有公論。

近年最顯眼的一個議題是港獨言論應否被限制。我從來沒看到過有說服力的論述,說港獨行得通,但卻看到大量強而有力的理由指出港獨只會大大侵害港人的利益,再討論此事,已毫無學術價值,反可能製造平台讓人去鼓吹此等禍港殃民之事。雖則如此,我仍相信社會可容納這方面純粹理論上的爭論。不過,有些支持或同情港獨的人的行徑,卻又往往超出言論自由的範疇,涉及具體行動。例如,最近在台灣參加「五獨」大集會的幾名港人,行動已極為危險,大有殃及港人核心利益之勢,不能不鳴鼓而攻之。

不應測試中央底綫

發表言論的場合是很重要的,在浴室中唱歌,無人會理會你,但在擠迫的地鐵中突然走音狂歌起來,卻有可能被認為是犯了公眾妨擾罪。要知道,支持「五獨」中的不少人,不但支持並實踐恐怖主義,香港有位前學生更公開說中國是敵國,此等言論,在美國可能已構成叛國罪被監視或抓起來,起碼聯邦調查局已找他「談話」了。

在充滿政治性的「五獨」集會中大講中國崩潰便可怎樣怎樣,會有甚麼後果?這有如在癮君子大會中高呼吸毒是種選項,別人不把你當作毒販才怪。此等觀感,涉事者不可能不一早知悉,但為何明知中國及港人反對港獨的底綫,而仍會力圖踩紅綫?說來也慘情。這些人多年前本不是思想極端之人,但卻走上錯誤路綫,以為不斷挑釁對方才是推動社會變革之道,殊不知中央政府本來已甚忙碌,無暇理港事,但眼見有些人在不停測試中央的底綫,便不能不懷疑他們的用心,再而訂下種種政治界限,這便破壞了港人本來擁有的寬鬆環境。而且中國國力強盛,處於歷史中的上升期,反對派不可能討得了好。

他們理論上及實踐上都無出路,惟有幻想出一個中國崩潰論,以為中國崩潰了,他們便有空間搞自決搞港獨。先不說預測中國崩潰的人一個個已成笑柄,就算中國崩潰了,也絕不表示港獨有任何可行性,香港不被一些軍閥割據的省份併吞了才怪。只要看看中東某些國家戰亂的歷史,便可知不識進退者的慘烈下場。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雷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