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自由主義式民主

發佈時間: 2018/08/13

上周本欄談到歐洲哲學家波柏,同時在《紐約時報》看到一則金融大鱷索羅斯的訪問,原來索羅斯曾在倫敦經濟學院受教於波柏,並曾熱衷於波柏所講的自由主義式的民主(Liberal democracy)。

波柏不相信歷史主義,另外也寫過一本書叫《開放社會及其敵人》(The Open Society and its Enemies),反對蘇聯的極權。波柏推崇的民主體制是建基於自由主義的,就是政府必須在保障個人權利(言論自由、結社自由等)的前提下施政,所以是自由主義式的民主(也有人籠統稱為「西方式民主」)。

索羅斯是精神分裂的,在經濟活動上毫不手軟,令不少地區的經濟受損,例如97年發生於亞洲的金融風暴,都是因他興風作浪而起的。但作為政治人,他卻花費不少金錢去推動自由主義式的民主,尤其是在東歐推動變革。

索羅斯是匈牙利籍的猶太人,更特別在匈牙利大灑金錢;現任匈牙利總理奧班(Orban),在1989年就曾獲得索羅斯撥出的獎學金到英國牛津進修。諷刺的是,匈牙利現在雖然形式上實行民主選舉,但奧班卻沒有跟從自由主義式民主,而是以威權管治打壓反對派,限制言論自由。

索羅斯對東歐的政治發展悲觀,並且認為其師父波柏判斷錯誤,波柏是以學者角度看社會發展,認為民主社會應會開出自由主義的花朵,但政治現實是,政客上台後是不管甚麼人權的,最重要是保住權位,因此會竭盡辦法打擊異己;民眾也沒有反省能力,只會給政客牽着鼻子走。

我認為英美德諸國其實亦從自由主義式的民主後退了,能否撥亂反正,端視國民能否覺醒。對香港有甚麼啟示?就是我們必須做一個有反省能力的人。

(本欄逢周一刊登)

撰文: 鄧偉棕 畢業於中大社會系,執業律師,佔中運動支持者。
欄名: 後佔領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