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跳躍生命線】郭子豪強忍淚水再崩潰好心噏 「希望大家記得笑容燦爛嘅雄姐」

發佈時間: 2018/11/06

{{hket:inline-image name="ebe2982e-3ab2-4b09-9faa-b49053ea4919.jpg"}}{{/hket:inline-image}}

自從《跳躍生命線》裡面的雄姐張彥博死後,劇情一直處於悲傷氛圍,生前最熟絡的兄弟何廣沛感受最深,事關他認定是自己要求與雄姐調換工作位置,連累好兄弟,久久未能釋懷。想不到另一位兄弟郭子豪平時不苟言笑、自命清高,原來只是強忍淚水,直到拾起「雀巢」才一次過將情緒爆發出來,令人物形象更立體,令不少觀眾動容。雖然面對重要的人逝世是最困難一課,但編審冼翠貞特意用幾個故事包裝,告訴大家傷痛不會離去、亦不需忘記,只需記住雄姐的口頭襌:「唔好唔開心啦!」

郭子豪全集強忍淚水 爆喊崩潰一幕好心噏

劇中郭子豪原本是獨來獨往的角色,剛入學堂自命清高、性格孤僻,不屑與其他人交流;相反張彥博是溫暖陽光大男孩,常常笑容滿面、心態積極,喜歡幫助其他人。其實郭子豪飾演的並不是冷血角色,他只是不想別人看到自己脆弱一面,不想大家同情、憐憫自己,由學堂偷偷翻看亡父死前傳送給他的訊息開始,就已經知道他是個習慣把心事、感情埋藏心底,等待無人之時才會暗自落淚的人。表面冷酷,內心卻充滿激情,初初因為張彥博的討好,郭子豪終於願意敞開心扉;見到何廣沛差點被踢出學堂,又很有義氣第一個支持他,所以他是最有血有肉的人物之一。

{{hket:inline-image name="feb3ebec-be47-46f6-a42e-1994605403c2.jpg"}}{{/hket:inline-image}}

而當雄姐張彥博死後,何廣沛坐在更衣室一邊重看他們回憶的片段,一邊悲痛落淚,同樣未能平復心情的郭子豪看見後強忍淚水,最後選擇默默離開。原來郭子豪想探望之前他們三人用疊羅漢方式救回上樹的小鳥,怎料樹被圍封,雀巢跌在地上,小鳥全都不見。此情此景讓郭子豪忍不住崩潰痛哭,他想不到最好的兄弟張彥博死了,連他們的回憶都一併消失。那幾下搥打大腿除了代表郭子豪對張彥博突然離去的不捨,更重要是完全演繹到那種「無常」的痛,連觀眾都大叫這幕太心噏。

{{hket:inline-image name="c8905331-ecff-4c1c-9fb0-e9d4c38ebc92.jpg"}}{{/hket:inline-image}}

{{hket:inline-image name="930a5d7f-cde1-453b-8532-0a64cab7825f.jpg"}}{{/hket:inline-image}}

{{hket:inline-image name="b3c95ccb-bfc9-42c9-9cc8-c2edacd509c1.jpg"}}{{/hket:inline-image}}

{{hket:inline-image name="4e19007d-bbf0-4ab5-8fc8-af49a46f29b7.jpg"}}{{/hket:inline-image}}

{{hket:inline-image name="a890bc1e-799d-41a2-a5ab-b415f575a33f.jpg"}}{{/hket:inline-image}}

{{hket:inline-image name="9a1da772-f1bb-418b-98ad-63a59c0239fa.jpg"}}{{/hket:inline-image}}

大道理貫穿成集:痛不會離去 而是共存與重生

儘管死亡是自然定律,當面對重要的人永遠離開自己,正常人還是不能平靜下來,有些人會選擇逃避,有些人明白事實不能改變,選擇轉換心態,然後與傷痛共存。例如羅蘭不讓孫女陳瀅揸電單車,因為會憶起亡子之痛,想不到電單車對於陳瀅來說,是與父親唯一的連繫。後來羅蘭打破心理陰影,享受電單車上飛馳的樂趣,才發現自己可以用另一種方式面對傷痛。另外,幾棵大樹三年前被斬,令很多市民好無奈、感慨,馬德鐘特意帶觀眾重訪舊地,讓大家真切地知道當年幾棵樹已慢慢重生,雖然老套,但很有說服力。

而飾演「木的地」cafe老闆羅樂林亦借亡子故事講出一樣道理,原來cafe是用亡子保險金所開,他生前熱心救人,想不到這間cafe如今變成救護員的避難所,正好用他的信念繼續幫人:「每個人一生中總會遇到生離死別,不過唔好冀望傷痛會離去。有時你會希望份痛仍然存在,因為咁,你知道你未忘記心裡面嗰個人,佢仲喺你呢度(心裡面)一直冇走到。」羅樂林用另一種方法幫亡子完成心願,感覺就好像他從來沒有過離開一樣。所以痛不可怕,也不需要特別想方法忘記,既然不曾離開就學會接受、轉化共存,就是這集想表達的「重生」。

{{hket:inline-image name="11dfec50-24e7-4905-ab29-46d8ba527bce.jpg"}}{{/hket:inline-image}}

{{hket:inline-image name="9c5b39e5-2bb5-4239-a4d9-7dec1ccdd522.jpg"}}{{/hket:inline-image}}

編審冼翠貞借劇集勉勵大家:「一個人走,最後消失的感覺是聽覺…死者已矣,對於生者,這句話同樣用得著……親愛的人走了,會有一段日子,靜下來的時候,你會掛念他/她的聲音,依稀逝者的話語仍會不時在耳畔迴盪……『阿仔幾時返嚟飲湯呀?』、『阿女唔好做咁夜啦…』、『老公幾時有假去旅行咯…』、『老婆我對襪得一隻嘅…』而我想,雄姐對大家說得最多是──『唔好唔開心啦!』當大家記起他說這話時,我相信看見的,會是一個笑容燦爛的他……」

{{hket:inline-image name="ed0ad92f-a2c9-4f02-b3af-3ffa7d105d7a.jpg"}}{{/hket:inline-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