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
香港時間:20181119日 星期一 16:11
港聞

生活所迫的體育精神

2018/11/09
分享:

很多人都會稱讚龜兔賽跑故事中的烏龜,因為就算牠跑得慢都會堅持到底,慢慢爬到終點。在現實中,最近就上演了真人版,有一名日本跑手,就算要跪着爬,都堅持要完成比賽。

19歲的女跑手飯田怜,參加日本福岡的一場女子馬拉松接力賽,在比賽途中被其他跑手撞跌受傷,已無法站起來,但她決定爬完最後的賽程,好交棒給隊友。在這一段短短200米的路程,飯田怜卻爬了五分鐘,到交棒那一刻,她的隊友都忍不住哭了出來。

其實飯田怜跌倒後,右小腿的脛骨已經骨折,很多人都有個疑問,為甚麼見到她如此痛苦,卻無人阻止她繼續比賽呢?這個比賽名為「全日本實業團對抗驛傳」,驛傳本來是指古代日本官員騎馬在特定地點之間送遞公文和運送物資,現在演變成驛站接力賽,是一種源自日本、由多人組隊參加的長距離接力賽跑,通常總距離為100公里,由七位跑手接力完成。

在日本,不少企業都會直接聘請長跑運動員代表公司參加驛傳比賽。粗略估計,現在日本有超過100家企業設有田徑部。這些田徑部員工既要處理一般業務,同時又要以運動員身份代表公司參加比賽,建立公司形象。

有分析指,實業團對抗驛傳這麼受企業歡迎,是因為電視台會全國直播長達100公里的跑程,當跑手員工穿上印有公司品牌名字的衣服參賽時,就如同一次強勁的免費宣傳。所以有人認為,飯田怜的這一份堅持,是「不得不堅持」。因為跑手員工的職責就是要為公司在比賽中獲勝,如果連累公司失落晉級決賽的機會,隨時有可能會收到「大信封」。飯田怜所屬的公司在這場比賽中因流失了太多時間,最終只取得第21名,無緣晉級。

飯田怜的主教練廣瀨永和就表示,外界不應以「熱血」來吹捧此事,反而應該檢討長跑賽事規則。如果有跑手受重傷,是否應該強制終止其比賽?因為就算能勉強完成此次比賽,但造成的傷患可能會影響下一次比賽,甚至是該運動員今後的職業生涯。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吳沅琪 香港電台第一台《十萬八千里》,逢周六上午11時播出。新聞裏,有知識,60分鐘走遍世界。
欄名: 《十萬八千里》

分享:

生活資訊
「輪狀病毒出沒注意! 不停痾嘔,BB最高危?」

「輪狀病毒出沒注意! 不停痾嘔,BB最高危?」

2018/11/19
「輪狀病毒出沒注意! 不停痾嘔,BB最高危?」
「撐本地音樂!支持MUSIC GIG音樂會」

「撐本地音樂!支持MUSIC GIG音樂會」

2018/11/15
「撐本地音樂!支持MUSIC GIG音樂會」
「急急嚴防肌膚衰老」

「急急嚴防肌膚衰老」

2018/11/16
「急急嚴防肌膚衰老」
「蜆殼/港島青商展能學童獎學金 宣揚校園共融力量」

「蜆殼/港島青商展能學童獎學金 宣揚校園共融力量」

2018/11/15
「蜆殼/港島青商展能學童獎學金 宣揚校園共融力量」
「立山‧黑部峽谷 360°零死角賞自然美」

「立山‧黑部峽谷 360°零死角賞自然美」

2018/11/15
「立山‧黑部峽谷 360°零死角賞自然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