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C
香港時間:20181211日 星期二 13:34
港聞

WPP廣告公司合併潮

2018/12/07
分享:

全球最大廣告集團WPP新CEO Mark Reed今年九月履新,集團旗下公司一大籮。新官上任三把火,首要任務就是要進行整合。事實上,WPP未換新CEO,集團已先後有多個單位被自動歸邊或合併。而Mark Reed上任後最矚目的動作,便是先把VML和Y&R合併成VMLY&R;最近,又把Wunderman和JWT合併成Wunderman Thompson。

《晴報》另一專欄作者曾錦強兄,上星期便以「老夫少妻式合併」點題撰文,繪聲繪影地描述WPP這合併風潮。的而且確,Mark Reed此舉,是想把集團中較年輕進取、又或在數碼廣告及技術領域佔一席之地的公司,併入一些較為傳統的廣告老店。

看來這位WPP新CEO,銳意以更急進的步伐改革集團業務,進一步轉型,以數碼廣告及技術主導。事實上,2006年加入WPP以來,他都是主攻集團數碼業務,尤其專注電商、科技顧問及數據營銷等項目——從他的仕途軌迹,你大致上能猜到WPP未來的大方向,就是要在廣告界近年流失往大型顧問公司的業務領域,收復失地。

我曾經在Wunderman收購的數碼廣告公司AGENDA效力五年,見證過嫁入豪門前後的變化。事實上,Wunderman是集團中相對低調甚或毫不起眼的公司,本身是做直效行銷起家的,後來因為數碼化成功轉型,業務發展穩步上揚,成為了WPP旗下「禾稈冚珍珠」的公司。相對於慣常在名利場中逐鹿的大型廣告集團,作風較為務實,AGENDA亦同樣是這類作風的公司。

我記得,收購後,WPP旗下的其他老店會間中向我們招手,要求合作,但我發覺這些創意主導的公司,其實與我們解決方案主導的取向格格不入;而且我們更經常被要求,為他們的「大創意」擔綱數碼化的技術執行。經驗告訴我,大廣告集團的數碼部門,往往就會被視為負責執行的下游,可以想像,WPP近期這「老夫少妻式合併」首先要面對的,就是老夫少妻之間所存在的文化差異與矛盾。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Rudi 路迪涼 進擊中的社交媒體廣告人
欄名: 進擊中的Social

分享:

生活資訊
「你的血液健康嗎? 健康講座回顧 今天教你守護心血管方法」

「你的血液健康嗎? 健康講座回顧 今天教你守護心血管方法」

2018/12/10
「你的血液健康嗎? 健康講座回顧 今天教你守護心血管方法」
「去Xmas Party感疲憊?年過30要留意 」

「去Xmas Party感疲憊?年過30要留意 」

2018/12/10
「去Xmas Party感疲憊?年過30要留意 」
「新手爸媽注意 保護BB免受輪狀病毒入侵」

「新手爸媽注意 保護BB免受輪狀病毒入侵」

2018/12/11
「新手爸媽注意 保護BB免受輪狀病毒入侵」
「 28天塑造能說話的眼神」

「 28天塑造能說話的眼神」

2018/12/07
「 28天塑造能說話的眼神」
「轉季皮膚乾癢難耐 止癢潤膚產品點樣揀? 皮膚專科醫生指 衛生署註冊藥膏更有保證」

「轉季皮膚乾癢難耐 止癢潤膚產品點樣揀? 皮膚專科醫生指 衛生署註冊藥膏更有保證」

2018/12/04
「轉季皮膚乾癢難耐 止癢潤膚產品點樣揀? 皮膚專科醫生指 衛生署註冊藥膏更有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