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為良好市容 14歲仔義務清理阻街單車

發佈時間: 2019/01/03

14歲的時候,你有甚麼理想?14歲的Donald去年初應同齡友人Thomas邀約,創設「香港共享單車義工隊」,主力清走阻路的共享單車,甚至進行簡單維修,冀助每架車「發揮所長」。他們不惜犧牲課餘玩樂時間,全因不忍市容受損,亦不想共享單車變得惹人討厭。Donald坦言︰「泊好部車是基本公德心,邊度有車阻街就會出手。」

義工隊去年初成立時,初始成員只有6、7人,現已增加至約15人。團隊雖由中學生領導,卻組織架構分明,分別設組長、副組長及成員3層結構,更細分為行動組、支援組及維修組。Donald和Thomas坦言當初預算僅需將阻街的共享單車搬到合適地點,但真正動手後,才發現單車遭惡意破壞情況嚴重,需「分組」處理。

假日分組出動 搜集執車整修

「支援組負責搜集黑點及向共享單車公司通報;行動組到現場執車;維修組則可幫忙整修單車。」Thomas指,因要顧及課業,義工會集中周六於觀塘區活動,暑假時才出動較多。他們憶述,曾於將軍澳寶琳見到數十架單車被疊成「單車山」,單是搬車已花近1小時。「已結業的Gobee.bike如阻路都會移開,但不會修理,因無人可再租用。」

惟義務工作亦未必獲善意對待。2人指︰「有人會在共享單車的鎖頭破壞,再擅自加單車鎖;亦有人偷單車扶手、凳及轆等。若被撞破,會用粗口問候我們,所以義工都會集體行事。」

追緝無良市民 「私有化」單車

如追查「失車」,更要動用到偵探頭腦。Donald指曾於安達邨愛達樓目賭有共享單車被噴上銀色塗裝作「私有化」,追查下發現單車多次被轉移到秀茂坪、觀塘等,懷疑「犯人」為逃避追蹤而轉移車輛。「車身噴成銀色,幸扶手位仍殘留公司名,才知是偷車自用。」

他們義務整理和修復單車,曾遭批評「替共享單車公司免費打工」。Thomas說︰「有人話這是共享單車公司責任,但市民都要有公德心,保持市容整潔。」Donald指以共享單車代步,租車負擔較少,對學生較合算,冀通過義務工作令共享單車得以續存。

為妥善移走單車,義工隊更自掏荷包租車,他們2人已花近400元。「我們有寫信給相關公司望可豁免開車費,僅部分人答允。」他們最期望是未來政府可增加共享單車泊位,及增加公民和安全教育,解決共享單車衍生的亂象。

聘義工重視體力 最缺手套等物資

義工隊現時每半年徵人一次,Thomas笑言因涉及「粗重工夫」,且要四出「搵車」,義工的首要條件是要體能好兼懂得踏單車。Donald補充,本身不想對義工設年齡限制,但因主要成員以中學生為主,故新人亦以中學至大學生為佳。「學生較易溝通,但初小學生則太年幼,不建議他們加入。」

作為學生,財力亦有限。Thomas直言目前義工隊最缺手套、六角匙等物資︰「幸有共享單車公司表示願贊助我們頭盔,亦可減輕一些負擔。」

記者︰脫芷晴

編輯:梁偉澄

美術:鄧建威

攝影︰冼偉倫

義工團常見共享單車被惡意破壞,Thomas指曾見童黨將單車亂疊成山,令單車難以被取用。(受訪者提供)

為將單車搬至合適地點,義工隊不時要自費「解鎖」開車。

Donald稱會去信共享單車公司,獲授權後才會代為整理單車,免起爭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