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救龜義工︰港人殘忍超出想像

發佈時間: 2019/01/10

悠悠綠水,看似詩意。但對被棄於水池的烏龜,卻是九死一生的混濁環境。香港棄龜關注組創辦及總負責人Mirko,3年前不忍遭棄養的烏龜受苦,與同路人在公園及屋苑水池拯救病龜。一度被人誤以為偷龜,亦受過網絡公審,但他堅持下去,全為扭轉烏龜悲劇命運。

3年來「香港棄龜關注組」義工團成員加加減減,高峰期達80人,現時約50人活躍。Mirko坦言救龜本來就是冷門事,動手更需勇氣︰「初時大眾不太理解,曾有年長義工被人質疑偷龜『加餸』或被質疑『拿去賣』,甚至被人網絡公審,令很多義工因而退出。」事實上救龜過程亦不輕易,除了需耐心等待,更可能「好心無好報」。「我試過在九龍公園救過一隻鱷龜,當時牠被卡在鐵絲網之間,扯開網時要步步為營。因鱷龜攻擊性強,稍一不慎就會咬我;池水亦相當骯髒,有機會導致細菌感染。」

常面對冷眼 救鱷龜險被咬

能維持熱誠,除因為愛,更多是出於不忍。在尖沙咀工作的Mirko,周一至六例必在公餘時間,到九龍公園巡視一番;義工們亦會巡視居所附近水池。「水池的龜我們大多認得,幾乎每周都發現有新的小龜出現,懷疑有人作宗教『放生』活動。」但在大量垃圾及廚餘夾擊下,小龜生路渺茫。「遊人常用麵包餵龜,甚至將吃不下的午餐倒入水池,但無顧及剩菜會令水質污染。」

人性的殘忍亦令他側目。「見過有烏龜龜殼被塗上金漆,飽受無謂傷害;亦有人『不想益人』,故意剪去烏龜手腳,減少『被執』機會。」Mirko指,無手腳的烏龜因傷口發白,易被其他龜隻當成食物攻擊;自身覓食能力亦大受影響。除了「放生」外,龜隻「長大」亦是被棄養主因。「巴西龜、忍者龜、鱷龜、花龜成長速度很快,超出很多人飼養能力;忍者龜常因長大後變醜樣而被棄養。」

努力獲回報 有屋苑肯保留

除了價錢便宜的烏龜不被珍惜,身價達數千元的亦難倖免。「曾救過飛河龜,治療時發現患了嚴重肺炎,最終病逝。相信若牠非患病,不會被遺棄。」

所幸努力耕耘,終羸得社會理解。「最開心是有屋苑來信,告知因池水臭被投訴,本想清池,烏龜亦會人道毁滅。但受我們感染,終決定撥出資源改善水池過濾,留下烏龜。」

父子皆愛龜 高峰寄養逾60隻

Mirko受父親影響,自小與烏龜建立深厚感情。「很多人的『入門寵物』都是烏龜,但大多數認為牠們無感情,被遺棄也不會傷心。實際上烏龜識認人,有些要我餵才肯吃飯,和貓狗差別不大,並非冷血。」

因關注組未有會址,棄龜多寄養在成員家中,甚至要租倉容納,並請兼職人員照顧。Mirko笑指,高峰期家中寄養了60隻烏龜,當中有3隻更是「巨無霸級」鱷龜,一度引起父母不滿,幸他們最終理解救龜的意義。

編輯︰梁偉澄

美術︰鄧建威

記者︰脫芷晴

攝影︰冼偉倫

關注組常透過領養日,鼓勵公眾免費領養;只有在烏龜體積太大及稀有時,才需家訪確保生存空間。(受訪者提供)

即使身價達數千元的飛河龜,也會因病而被棄養。(受訪者提供)

部分人棄龜時不想益人,故意剪去其手腳,減被執機會。(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