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文學魅力 西西在此

發佈時間: 2019/07/19

「在這個急功近利的城市默默寫作,寫了六十多年,而且一直堅持探索、創新,這本身就充滿意義。」獲第六屆紐曼華語文學獎(Newman Prize for Chinese Literature)的首位香港作家西西,近年書寫社區的文章登上網上文學平台,文章仍得以廣傳,備受稱許。即使在大眾眼中被視為無名作家,仍無損其作品的魅力。正如《字花》總編輯關天林在啟首語說的︰「西西首先是一個讀者,時刻帶着好奇、開放、平等的視角,在人群中行走,關注世間事物。」

「西西時間——像這樣的一個作家」展覽,配合剛出版的新一期西西專號《字花》,展出她的精選影像故事、手稿和藏品,還有不同年齡層畫家等筆下的西西名著,也重溫了作家六十年的文學路。關天林感到,「在迷惘的時候我們需要鎮定,轉換目光,尋找信念所向,面對短視、僵固,自身反而要更流動開闊,這是西西可以給我城的啟示吧。」

事物不止一個模樣

「在她的眼中,事物不止一個模樣,世界可以從另一個角度想像。」畫家們重新呈現西西的經典名作,正好看得見西西作品的多元面向。他舉例,Vivian Ho代入《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中死人化粧師「我」的視角照鏡,為自己化粧,「鏡中除了自己彷彿開始腐化的灰臉,還有極不諧協的草木扶疏的夏日景致,這樣望進人物內心世界的同時,有被回望的雙重視角,既震撼,又相當於重新創作,打開了另一種想像空間。」

又如Bouie Choi在《我城》那麼多人物中選擇行船的阿游,也把故事的另一維度拉了出來,「不純是過去的滄桑,還有未來的未知,在畫面上放大了再結合。」Dirty paper則捕捉了〈東城故事〉荒涼的生存景況、林東鵬和他女兒以填色重新想像《美麗大廈》、何兆南拍攝西西物事,則親切地融入西西家居的同時呈現了發現式的廣角,「畢竟這些東西是西西周遊世界得來,也是西西和我們分享的世界的一部分。」關天林認為,展覽作品都是在發掘新的連結點,而不只是發掘原作意義。

再感受俏皮和廣博

「初讀西西的人,吸引點應該是俏皮和廣博吧。」西西的筆名由來,正源於「西」字的方格中像有跳躍的雙腿,恰似她小時喜愛的跳飛機遊戲。他舉例,讀到西西〈可不可以說〉這首詩裏「一頭訓導主任」、「龍眼吉祥/龍鬚糖萬歲」很少有不會心微笑的。他認為作品厲害在把我們的叛逆都勾引出來了。還有圖像詩〈綠草叢中一斑斕老虎〉就像考眼力遊戲,找到的不止老虎,也包括斑斕的自然。他解釋︰「廣博方面,我們是以親切的方式感知到的,讀《畫/話本》,像一本不平凡的剪貼簿,引領着讀者走進藝術世界。」

編輯、攝影︰李嘉

美術︰鄧建威

部分圖片由水煮魚文化提供

關天林望以更活潑的方式,向這樣的一位作家致意。

西西的印章簽名為兩隻蝴蝶,新一期《字花》「西西時間」更有限量親筆簽名本發售。(匡翹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