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白銀股價升

發佈時間: 2019/07/19

昨日市雖下跌,但有隻中國白銀集團(00815)升了13.4%,不是昨日升幅之最,但背後可能有阿爺大買白銀之事。如屬實,則白銀之物,不可小看。

圖一是一眾貴金屬價格之走勢,白銀最差勁,但於2017年,特朗普履職後,銀價就扭轉之前跌勢,改為節節上升。

圖三是銀價在中國的走勢,2017年一升之後,又緩步下調。

有分析者據白銀期貨市場的合約盤路及市場好淡陣營數據分析,認為是JP摩根代表阿爺揸莊買白銀,詳細情況今且不表,因為涉不少技術性問題,以後有機會才講,總之你信便信,不信便不信好了,反正人家分析就是分析,你去問阿爺、問JP摩根,也不會有答案。

全球央行積極買金

黃金與白銀,是孖生兄弟,但命運絕不相同,但由於是同根生,如金好,銀最終也會好,而自2018年至今,全球央行都參與了買金。

2018年,全球央行官方黃金儲備增長651.5噸,同比增長74%。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各國央行共購入145.5噸黃金,比去年同期增長68%,創下2013年以來全球央行增持黃金的最大增幅。

其中,買得最多的是俄羅斯央行,2018年搶購了274.3噸黃金,佔全球各國央行官方黃金儲備的42.1%。而波蘭和匈牙利央行,不僅加大了黃金儲備,還把黃金從英國央行轉移出來運回本國。新興市場國家的央行也不甘落後,哈薩克斯坦和印度等國今年繼續保持穩健速度積累黃金儲備。

中國央行對黃金也「愛不釋手」。數據顯示,中國6月外滙儲備31,192.3億美元,黃金儲備環比增33萬盎司,連續7個月增持。

央行公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前7個月份別持有黃金5,956萬盎司、5,994萬盎司、6,026萬盎司、6,062萬盎司、6,110萬盎司、6,161萬盎司、6,194萬盎司,分別環比增持32萬、38萬、32萬、36萬、48萬、51萬、33萬盎司,連續7個月增持270萬盎司黃金。

黃金價格的上漲並非偶然。銀河期貨貴金屬分析師萬一菁向《國際金融報》記者分析︰「貿易摩擦增強了全球經濟下滑的預期,美國與伊朗等國的問題又令地緣政治風險加大。多國央行紛紛買入黃金作對沖,黃金需求由此提高。」

正所謂「大炮一響,黃金萬両」,全球政治、經濟一有「大動作」,投資人避險情緒則「風吹草動」。除了受貿易摩擦等因素影響,金價高漲還離不開美儲局減息的影響。

當地時間7月10日,隨着美儲局主席鮑威爾釋放出更為明顯的「鴿派」訊號,美儲局減息預期激起金價波動的漣漪。換句話說,只要美元貶值的「土壤」還在,金價上漲的腳步就不會停歇。

據利率期貨的定價,投資者預測美儲局將在7月30至31日的會議上減息25個基點,這在他們眼裏是一件大概率的事情。

萬一菁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近期,美儲局減息預期影響黃金價格的走向,避險情緒也影響金價漲跌幅度。隨着美國經濟數據的走弱,市場對美國經濟下滑預期增強。」由於美國利率下滑的空間大於其他國家,利差下降預期因此較大,從而市場普遍不看好美元後期走勢。而減息預期又增強了美國實際利率下滑的預期,這給金價上漲提供了重要的判斷依據。

此外,製造業PMI、耐用品定單等軟數據的走弱,加大了經濟下行的擔憂,為美儲局減息、黃金避險提供判斷邏輯。

申銀萬國期貨貴金屬林新傑也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美儲局自6月份開始不斷調整口風,並向市場釋放減息信息。日前鮑威爾在國會證詞上稱對經濟疲軟感到擔憂,並將採取適當的行動來幫助經濟復甦,改口稱疲軟的通貨膨脹可能會「更加持久」,「鴿派」的講話基本在為7月減息做鋪墊。

此外,避險情緒也是金價上漲的重要原因。林新傑認為︰「地緣政治及風險事件等多方面均是金價影響因素。而金融資產方面,全球寬鬆預期下利率下行提高了黃金的配置價值。美元在其他經濟體疲軟下難有快速下跌,但同樣受制於美儲局寬鬆的預期整體轉弱,對金價的影響較為溫和。」

白銀價格蓄勢反彈

黃金價格上半年一路輝煌,那麼下半年將如何表現?

林新傑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美儲局減息和避險情緒,仍為金價上漲的主邏輯。但是還是要以美儲局減息以及經濟數據作為指引,現階段,在經濟下行和就業市場數據相矛盾、市場對美儲局政策計價較為充分的情況下,金價短期內缺乏繼續走高的驅動因素,將以高位震盪為主。」

不過,強勢態勢或維持至減息落地或經濟企穩時,在避險情緒升溫甚至是激化下,金價可能衝高試探1,450美元/盎司。待7月底減息落地後,金價可能出現預期落地後的回調,可短綫參與。長周期來看,金價仍然可以當作牛市看待。

萬一菁則認為︰「目前美儲局會議紀要令市場7月減息基本已經能夠確認,9月減息預期亦不斷抬升。若美儲局9月減息預期持續攀升的話,則在預期兌現之前,黃金價格繼續走強的概率較大;而預期兌現之後,則需要根據此後的美國經濟數據判斷美儲局的下一步動作。」此外,其他國家的貨幣政策亦是需要關注的因素,尤其是歐洲央行、英國央行與日本央行的貨幣政策方向,這會影響此後美元的走勢,對黃金價格亦會產生一定的影響。

金價的漲勢如虹,也帶動了銀價的漲勢。著名投資者、羅傑斯控股董事長羅傑斯(Jim Rogers)也表示,如果要從白銀和黃金中買一種,寧願買白銀。

安信有色齊丁團隊分析指出,本輪金價先行大幅上漲,白銀相對於黃金蓄勢待發。從歷史上來看,白銀因其和黃金相同的金融屬性,使得兩者總是同向而行,從1970年至今相關系數為0.93,顯示出兩者極強的相關性。分析認為,白銀的價格中樞由黃金決定,金價的上漲有望帶動銀價繼續同步走高。

對於這起「白銀熱」,萬一菁向記者解釋,金銀比價處於歷史高位,白銀目前價位比較低,雖然看空美元的人數眾多,但美元並未進入下行階段,減少購買黃金而增加白銀投資的原因在於美元的不確定因素。

林新傑則稱,工業屬性較強的白銀由於宏觀經濟的悲觀預期表現較弱,但是目前金銀比價已經至歷史高位,白銀價格較便宜,如果出現補漲行情將有較大彈性,可等待交易的機會。

以上的分析,還忽略了一點,若然特朗普真的干預美元,讓美滙下跌,金銀價格不會升嗎?2017年銀價升,同年特朗普入主白宮,2018年金價升都不是全無原因的。

撰文: 石鏡泉 經濟日報副社長兼研究部主管、電台財經節目主持人
欄名: 政•經•頑石不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