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插畫療傷 與人同行

發佈時間: 2019/08/23

用黑白綫條勾勒的人偶,把手輕放心上,「你點啊?試下將手放响心上,感受此刻嘅你……」插畫藝術家含蓄(Humchuk)的作品有一種神奇的力量,叫人靜下心來。這個夏天太難過,含蓄充當樹洞收集心事,發表以情緒支緩為主題的插畫系列,溫柔地提醒大家,「記住照顧人嘅同時要先照顧好自己」。

五年前的雨傘運動是含蓄的人生轉捩點,他毅然放棄建築師的大好前景,一頭栽進藝術創作的世界。活在當下乃出於絕望,不問結果,只在乎過程,「因為我不相信未來會變好,所以我才專注當下,當刻我覺得藝術創作是令我感到舒服的,令我覺得人生是有用的,想到甚麼便去做。」

與負能量同行

「自6月9日開始,我一直思考作為藝術家在這場運動擔當甚麼角色,6月12日後,我發覺大家都有嚴重的情緒問題,而我所畫的寫的,很容易令人有共鳴,能走入對方心中直接對話。」含蓄從自身感受出發,參考專業意見幫助紓緩情緒而創作的《事後情緒事》和《彼此守護事》插畫小誌,在短時間內便得到大量轉載,市民以及教會、學校等機構自發列印、派發、張貼,他的畫就像漣漪一樣傳揚開去。

含蓄的作品之所以引起共鳴,關鍵在於同理心,他說自己習慣與負能量和傷感共存,「情緒沒有好壞之分,對我而言,人就是這樣,上上落落,有時開心,有時傷心,才是正常。」插畫於他本來就是自我對話的過程,這種坦然面對人生起伏的態度,使他成為眾人傾訴心事的「樹洞」,少年人向他分享友情、愛情煩惱,成年人向他訴說婚姻、家庭危機,「至少當他很不開心的時候,我是可以接納他任何事情的人。」當人們拒抗由上至下的制度,害怕社工、教會、學校等機構協助,含蓄插畫師的身份,反而使他和讀者建立平等關係,更易於得到對方信任。

留白沉思空間

6月以來社會不安、人心浮動,含蓄不時在一日之內收到數以百計的求助信息,有人離家出走,有人因政見不合而瀕臨分手,有人徘徊自殺邊緣……他無法提供具體解決方案,但他樂意聆聽對方心聲、與人同行,正如他筆下互相依偎的人們和並肩而行的「手足」,他亦從中別人身上感到認同和支持。

樹洞有時難免也有負荷過重的時候,每當夜闌人靜,就是他留給自己沉澱思考和創作的時光。含蓄創作刻意不求效率,也不為抽水,即使腦海中已想好畫面文字,他還是再會再三消化,去蕪存菁,甚至等到一個星期後才畫出來、發表作品,「令自己睇得舒服,別人也一樣。」這些年來,他的畫風始於如一,筆下戴着面具的人偶,象徵着「任何人」,配以簡單肢體語言,是他也是你和我,「我好努力令自己的文字和畫有空間給別人思考,有多簡單就多簡單,使對方能代入自己。」黑白利落的綫條像針和綫縫合傷口,同時連結人心。

撰文︰邱山而

攝影︰陳丘

編輯︰李嘉

美術︰鄧建威

插畫配上文字,適度指引。

畫作綫條簡約,給予別人思考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