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自己Screen走自己

發佈時間: 2019/12/09

我懷着慚愧的心情上載那張相,那是我上月在紅十字會捐血站捐血的相片。自己做了一件善事滿心歡喜,但羞澀地告訴別人,那是我人生中捐出的第二包血。有人問︰「有無搞錯?做咁耐人只捐過兩次血?」不是因為怕痛,而是因為我多年來「自己Screen走自己」。

小妹自出娘胎便驗出患有「葡萄糖六磷酸去氫酵素缺乏症」,很嚇人的病名,簡言之是「蠶豆症」或「G6PD缺乏症」。醫生告訴我媽,這個症狀跟我一世,一系列的藥物不能碰,蠶豆不能吃,樟腦不能嗅。由於以為我的「血液有問題」,自懂性以來,家人千叮萬囑我「不能捐血」,訓令深深印在我腦海中。

過去幾十年,我託賴沒有發病,亦沒有正面認識這個伴隨終身的疾病。紅十字會捐血車到學校、到公司,我很想參與,但我以為不能參與,亦沒有問個究竟,自己Screen走自己。直至今年有機會訪問紅十字會的代表,才恍然知道自己多年來的認知是錯誤的,原來「G6PD缺乏症」是香港最普遍的新陳代謝遺傳病,也可以捐血,只要在血包上註明便可。錯失多年,但遲到好過無到,年中成功捐出第一包血,拯救生命。

想深一層,人生中有很多事情不能取得成功,不是該事情難度有多高,而是很多人起步前已經「自己Screen走自己」。就如大學畢業生找工作,名牌大學的小伙子通常躊躇滿志,其他院校可能仰望而不敢奢望,以為學校不夠名氣,老闆不會請。但你又未必知有些老闆可能有別的想法,認為其他院校的畢業生發揮潛力更佳,說不定請人時另有傾向呢?

除了應徵工作,還有很多很多,例如跑步活動,上網填表報名便可,但又怕無氣跑又跑不完,「自己Screen走自己」不參與。又例如幸運大抽獎,寫個名放進抽獎箱便可,但又自以為無抽獎運又多人爭,幾時輪到自己?結果「自己Screen走自己」。認真檢視一下,我們每日Screen走自己多少次?錯失了多少可能實現的機會?

第一步未行就「Screen走自己」,你永遠不會知道結果。嘗試不要下下落閘,想落閘時大大力拉着它,勇敢地迎接「洪水猛獸」,我們的命運,可能從此改寫。

(本欄逢周一刊登)

撰文: 方健儀 傳媒工作者,包括電視電台節目主持、司儀、大學兼任講師、傳媒顧問等。
欄名: 破天「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