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宗教與傳染疫症

發佈時間: 2020/03/06

中國與美國應付疫情的態度完全不同。美國到今天為止,對新冠病毒只測試過幾百次,所以美國人受感染的數據殊不可靠。美國以彭斯作為抗疫領導人,美國有網民認為他有特殊天賦,原因是他老是緊咬雙唇,似乎不用呼吸,當然不易受呼吸病毒感染。若問美國上下對此疫情防備準備是否足夠,我們輕易可知,除了亞裔外,其他人仍是闊佬懶理,反正每年流感,美國因而病逝的人數以萬計,美國政府及民眾,似乎眉頭也沒皺過一下。如此高超的EQ、處變不驚的修為,有朋友稱之為「佛系」,實在十分準確。反觀中國,用的是雷霆手法,把城也封了,不少省市連建大批小湯山級的抗疫醫院,硬把每月新增的確診個案,從高峰的逾14,000宗壓至稍多於100宗。

佛教在美國不算普及,其處理疫情的策略,恐怕與我佛無緣,其他有大爆發的國家或地區,卻未必與當地的宗教與習俗沒有關係。南韓與伊朗成為疫情大國,顯然與宗教有關。

新天地教常聚眾集會

南韓是中國以外受到感染最多的國家,本周三累積的確診個案已達5,328宗,死了33人,而且數字仍急速上升。我們已知,此次南韓中招,與當地的「新天地教會」有密切關係,截至3月1日,確診個案中,59.9%都是此教會的信眾,若在此教會活躍的城市大邱及慶尚北道,更高達8成以上。

此教有何教義?教主是何方神聖?教主是位88歲名叫李萬熙的老頭,他自稱耶穌轉世,只有他才能解讀《聖經》中的幽微之處,疫情初發時,他認為疫症是魔鬼行為,目的是要阻止教會的發展,只要信他,便百病不侵。這邏輯反過來,便是有病的便必定信仰不夠堅定,應感到羞恥,所以中了招的信眾也要裝作若無其事,到處行走播毒。

為何此教會對疫情有如此大的「貢獻」?據一位研究它的專家所言,此教喜歡舉行大型集會,以便炫耀勢力及增強團結性,但最大的目的是要神化教主。每次集會都有密密麻麻的信眾跪在一地,頗利傳染。這位李教主其實頗為世俗,手上戴着有前總統朴槿惠名字的手錶,得過她政府頒發的「國家有功者證書」,但當首爾市長朴元淳表態應援引故意過失殺人罪將他逮捕後,他卻現身長跪謝罪,自稱感到羞恥。耶穌的轉世也因怕坐牢而要謝罪?足證此人乃神棍一名。但神棍是有人信的,此教會信眾多達21萬人,很可能還包括不少高官。此教發展蓬勃,據研究它的韓國專家吳名玉所言,它的信眾很多都是大學畢業後就業困難、對前途感到迷惘的年輕人,他們被告知,入教後肉體可永生,亦可成為掌管人間的祭司。此等願景對信者而言,是不錯的心理治療法,但可惜信者常脫離家庭去為李教主傳教。回望香港,也有不少大學生或畢業生對某些經不起推敲的信條深信不疑,其智商情商不見得高於南韓的信眾。

什葉派習慣親吻聖墓

伊朗是一個神權影響力很大的國家,此國的確診人數在3月3日已達2,336人,死亡人數達77人,遠高於韓國。此國信奉伊斯蘭,但若說伊朗人民不重視清潔卻是十分錯誤,他們愛潔淨、常洗手,但為何這麼容易被傳染?伊斯蘭的遜尼派每天要禮拜4、5次,多在人群集中的清真寺進行,這顯然不利防疫,而且他們還有互相擁抱的習俗。至於什葉派,還多了一項宗教習俗,其影響不易化解:他們的信眾到清真寺時,有親吻聖墓的習慣,而且每人親吻的位置差不多,亦無消毒。

讀過一篇2011年8月23日在頂尖學術期刊《科學》刊登的文章,當中有人論證好幾個現代尚有的宗教,出現時都與當時的疫情有關。公元前200至800年之間,大量城市出現,人口集中,疫症亦隨着流行。各宗教處理的態度不一,猶太教認為只有上帝才能治病,所以對是否為病人治病,並不積極;伊斯蘭教則有不少人否定傳染病的傳在,所以並無避開病人的意識;天主教/基督教視幫助病人為自己可到天堂的路徑,照顧病人帶來的風險值得去冒。這些不同的態度,在傳染病面前,是否要調整一下,見仁見智。

香港最近因到佛堂而感染的案例,與佛教本身也許並無太大關係,倒是應否到人多的地方活動,值得商榷。

疫症也提醒我們一事,宗教禮儀與生活習俗,我們也許應檢視一下,例如我們應否廢除握手、擁抱等習俗,改為拱手為禮?又或出門時帶備瓜子,搭時用瓜子按鈕,然後丟掉?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雷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