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容忍被視為默許出軌?

發佈時間: 2020/05/11

女人渴望找一個令自己快樂的男人,同時很難離開那個令她不快樂的男人。「當知道他在外邊有另一個女人,我難受得想死。有人說男人玩夠就會回來,是真的嗎?」面對丈夫背叛當然難受,但要放棄逾10年的感情,她的傷痛和不安更大。此刻的她,期望他回轉。

「你等了半年多,這段時間你們的相處怎樣?」我問她。「不提出軌一事,大家尚可相安無事,但當話題觸及那女人,他從不正面回應,很多時都會爭拗收場;有時吵過之後,他就整晚外出不回來。」為了減少衝突,她已經盡量抑壓情緒,換取兩人表面平靜。

半年過去,她換來了失眠、體重下降,精神頹靡。兩個人在家時各坐一邊,電話短訊聲一響,他就走入房;周末假日他說要工作,然後就不知所終,收到他WhatsApp一句「今晚唔返」,淚水又再帶給她一個睡不着的夜晚。

躺在床上的她腦袋不停在轉,一邊恨惡咒罵,一邊癡纏牽掛。他會否真的會回頭?如果喜歡那個女人,為何不乾脆提出離婚?他是否對我仍有感情?……想了多個夜晚,她預視不到未來,當下唯一清楚是丈夫沒有迹象跟那女人分開。

她又會想,即使他一腳踏兩船,擁有半個也比失去整個好,但另一方面又覺得婚姻關係除了夫妻兩個,實難容納多一人。

「你作出容忍,是希望增加修補關係的空間,但在他眼裏會否視為一種默許?你的想法與他的理解會不會朝相反方向走?你的容忍,會否被濫用?」當感情被扭曲,不恰當的容忍會否是對自己進一步扭曲?等待與折磨,有時某程度上是同義。

當眼淚矇了眼,有時會看不清自己和對方,也看不清感情。或許要淚水流乾,才能望得清晰,想得透徹。

(本欄逢周一刊登)

撰文: 古錦榮 喜歡聆聽多於說話,發現每段情性關係都是一個獨立生命故事。
欄名: 性治療師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