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國泰股東的反思

發佈時間: 2020/06/15

在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的衝擊下,全球航空業面對史無前例的困境。上周二,港人曾經引以為傲、彷彿代表着香港的國泰航空(00293)宣布,向政府尋求注資,又向股東提出供股集資(集資總額高達390億元,詳情見附表),才令人驚覺,原來一間曾經叱咤一時的國際航空公司,已經瀕臨倒閉邊緣,令人十分惋惜。

當然,全球各地航空公司都同樣出現問題,不少已經向政府尋求注資,國泰到今時今日才求救,某程度上已經很不俗了!

不想再拿錢供股

我在另一個刊於《經濟通》的專欄提到,我的姊妺Cindy是國泰股東,當她知道國泰要供股的時候,感到很無奈。

當年她認為,國泰是一家好公司,過去也經歷過無數風雨,但每次都屹立不倒。而且,每一次危機之後,不到一兩年,業績又可以大翻身。所以,她一直持有國泰的股票。想不到,危機一次比一次嚴峻,今次就輪到她要作出痛苦的抉擇了。

Cindy知道國泰要股東供股集資後,感到十分無奈,即時反應是不想再拿錢出來。於是,我跟她分析,如果她不供股,她的持股會怎樣被攤薄。我又教她計算除權之後的國泰股價,讓她知道,她不供股的後果(見《經濟通》〈女子愛財〉專欄)。

當然,我也有告訴她,如果不想供股,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在市場上沽出國泰(也可以沽部分,套現用來供股,因為供股價會有大幅折讓,尤其是市場接受這是利好消息,國泰股價會反彈)。停牌公布集資消息前,國泰股價報8.81元。

當國泰上周三復牌後,她就打電話告訴我,她在早上一開市時,以接近當日高位的10.2元沽清了手上的國泰。

「為甚麼這次沽得這麼狠?真的一股也不留?」我也奇怪Cindy竟然可以下了這麼大的決心。

「我也不知道,我是一口氣沽清了。雖然仍然要蝕一點,但我認為,這樣比我要再拿錢出來供股,可能是更好的選擇。」Cindy告訴我她的想法。

「妳確實眼明手快,好像只有開市頭幾分鐘見過10元以上的高位,之後股價已經不斷回落。」當日國泰收報8.72元,比停牌前的8.81元還要低;而到了上周五收市,更跌至8.3元,即比停牌前的股價再跌多半成。

「其實這也有點幸運,因為我昨晚想了一整晚,也看過一些分析,認為航空業經過今次疫情之後,經營環境可能有變化,航空公司的經營只會愈來愈困難,所以,我就突然不想再持有航空股,早上一開市就掛牌,我也估不到,開市的時候是大升逾10%。我差點不想沽,以為她會好轉呢!」

商務需求或萎縮

「妳看的分析如何令妳下這麼大的決心?妳好像已經持有國泰十幾年了!」我半開玩笑地說。

「因為我感到,經過今次疫情之後,全球航空業的經營環可能會出現很大變化,商務需求可能會萎縮。妳看這次疫情期間,很多大型國際會議也是透過視像形式召開。現在已經進入5G年代,視像通話就跟見面沒有很大分別,那麼大公司為甚麼還要花這麼多錢,要員工長途跋涉去外地開會呢?」

「明白,但還有旅遊的需求嘛!」

「我同意,旅遊的需求或許不會有太大變化,我指的是坐飛機的旅遊,如果是郵輪旅遊也可能會萎縮呢!即使坐飛機,也可能以廉航為主。國泰以商務客為主,她受的影響會很大呢!」

「嗯,是的,長途飛行也可能會收縮一點,因為太長途的飛行有點危險呢!」

「正是!航空業的經營必定很困難,所以,我才下定決心不再持有航空股!我知道股神巴菲特早前也沽清手上的航空股,我也是步他後塵而已!」

「嗯,原來如此!」

(本欄逢周一、三、五刊登)

tong_lydia223@yahoo.com.au

撰文: 唐德玲 作者從事理財策劃工作逾十年,並擁有認可財務策劃師資格。
欄名: 女人筆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