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喜歡男人卻娶了一個女人

發佈時間: 2020/06/22

「我和太太已分居,協議離婚,算是鬆了一口氣。」面對婚姻關係破裂,他沒半點失落,因為從結婚那天開始,他一直在想這段關係會何時結束。

他們認識了很短時間便結婚,婚後年多就分開。別人覺得他們婚前欠缺認識,婚後因了解而分開,他卻認為關鍵不在於雙方了解,而是他從來沒有真心愛過她。沒有愛的婚姻,當然難以維持;但既然不愛,為何結婚?他說︰「我結婚,很大程度是為了完成媽媽的心願。」媽媽幾年前開始患病,一直說如果可以喝到他的新抱茶就安心了。

他和媽媽的關係很好,對媽媽的唯一隱瞞就是他的性傾向。「媽媽是個傳統女人,一定不能接受我喜歡男人,所以我一直沒有告訴她,免她傷心。」他不諱言,結婚不是為了太太,而是望着他簽婚書的另一個她。他一直保守這個秘密,直到媽媽離世。

喜歡男人卻娶了一個女人,婚姻生活當然充滿隔膜。婚後他不是說工作忙,就是有work trip要離港,務求減少與太太相處。太太常獨自在家,honey moon變lonely moon,滿有失望怨言,最終忍受不到「結了婚如同沒結婚」的生活,她提出分開。他承認結婚是欺騙太太,因此心存歉疚。

「我沒有告知太太我的秘密,如果她知道枕邊人喜歡男人,衝擊可能更大,倒不如讓她以為我變了心,這樣她會舒服點。」傷害了她,卻又想辦法減低對她的傷害,既矛盾也是贖罪。

為了完成媽媽的心願,他跟一個自己不愛的人結婚;因為想減低對太太的衝擊,他寧願讓她認為是他冷漠不珍惜婚姻。由婚到分,是他善意隱瞞,還是蓄意說謊以減低自己的內疚?他很清楚自己性傾向卻沒有披露真相,令太太承受悲劇的傷痛,是存心欺騙?抑或是社會仍未有足夠的包容,令人可以放心地呈現真實的自己?

(本欄逢周一刊登)

撰文: 古錦榮 喜歡聆聽多於說話,發現每段情性關係都是一個獨立生命故事。
欄名: 性治療師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