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黃金的角色扮演

發佈時間: 2020/07/29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計算過,發達國家推出的約4.2萬億美元減稅措施方案,最少有近兩成是由借貸作為支撑。毫無疑問,疫情未改善,經濟再差,刺激方案又再推出,亦即是全球已升級至一個快速槓桿借貸惡化循環。

摩根士丹利前經濟師羅奇對美元一直持悲觀看法,揚言美元要跌35%。羅奇的看法不無道理,除芸芸政治因素、避險及央行政策之外,按他的分析,歐洲通過的7,500億歐元救市基金,是美元進一步轉弱的重大因素。羅奇認為,2012年的歐債危機,凸顯的是歐盟的財政政策不協調,沒有統一的政策,但最近的方案基本上是將歐盟多國的財政政策作更大協調,並且達至一個更統一的政策。與此同時,歐洲大規模的刺激方案,其實都是要靠發債埋單,零風險的債券供應就不再限於由美債作為主導,只要美國經濟持續弱勢,則歐洲有能力攤分更多資金流入。

以往,黃金是最終避難資產,走佬帶黃金而非現金。近10年,金價有上有落,但搶金潮似乎將會變得更頻密。連升3個多月後,金價短期的超買調整實屬正常走勢,無改長期趨勢,及作為資金避難所與對沖美元資產貶值的重要工具角色,所反映的是,這個世界其實不是太和平吧!

(本欄逢周一、三、五刊登)

撰文: 胡孟青 港媽、財經評論員
欄名: 留給囝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