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侵叔的殺氣

發佈時間: 2020/09/22

本來選情已經緊湊的美國總統大選,因為最高法院女法官金斯伯格的離世而增添變數,民主共和兩黨都非常在意新任法官的任命。到底一位法官的離世,為何令美國朝野大為緊張?

美國的主要立法機關雖然是國會,但美國的最高法院,功能就像香港的終審法院,為案件作出的最終裁決會成為案例,從而也擁有制定法律的功能。美國國會議員由民選產生,參議院的任期是6年,眾議院則是2年,但最高法院的法官不是民選產生而是由總統任命,但必須得到參議院過半數確認;最關鍵的是,法官任期是終身制,除非法官自願退休,或犯上甚麼刑法而被褫奪職位,否則,法官有權一直當下去,直至死於任上,總統和國會也無權過問,金斯伯格便是做到死為止。

以現今的醫學,如果繼任的法官只有50來歲,他隨時可以在最高法院當30、40年法官。特朗普當選總統初期,最高法院親民主黨的法官有5位,親共和黨的只有4位,致不少判決對民主黨有利。其實過去數十年,美國最高法院都是親民主黨的法官佔大多數,基於其終身制,共和黨就算拿下白宮和參眾兩院,也改變不了最高法院親民主黨的現實。

直至侵叔上台,只是首4年任期就已經委任了2名大法官,既年輕又屬保守派,令最高法院內保守派獲得5比4的上風;如果侵叔在總統大選前能再委任多一名保守派法官進入最高法院,保守派的優勢就會增加至6比3,而且這優勢可以保持20、30年之久。侵叔是戰後唯一的共和黨籍總統,成功把最高法院變成保守派的陣地。

有人笑說,金斯伯格就是捱不過侵叔的殺氣,竟然死在總統大選前2個月,令他有機會再委任多一名保守派法官。

無論幾多人不喜歡侵叔又如何?夠運,就是他連任的最大資本。

(本欄逢周二刊登)

撰文: 王弼 曾任基金首席經濟師、智庫行政總監、生物工程師等。不認為當社會上的1%有甚麼問題,鼓勵讀者以晉身1%為榮。
欄名: 一巴仙